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续文:耀乌七八糟的后宫(be强行he版,向日葵成精)

耀乌七八糟的后宫续写(二·重制版)

续阿叶的文,原文超级好,有趣中透着繁华散尽的悲凉。 一万个强推。
@笨笨揪著樹葉跑

露西亚知王耀被废,此生再不得见。遂拒黯归国之命,自刎,唯托黯剖其心献与旧帝。言曰此生此世不得见,唯托此心与小耀。

耀不喜血光,厌之,命人埋此心殿外。

越明年,埋心之处生一向日葵。葵皆逐日,此葵异也,每逢王耀出殿,葵盘弃日而逐耀,且叶纹纵深,每每成“耀”字。众人奇之,宫中老人以为露妃精魂不死,仍痴恋于先皇耀,故生此象。

一日黯来,见此花,甚奇,召耀共观。及耀至,此花如猫见饲主而求摸,叶颤花开,欣然上前,以花盘埋耀之肩颈,磨蹭如布偶猫与主相嬉。耀惊且怒,命人除之,刀兵火把竟不得伤其片叶。后耀亲手折其叶而断其花,悉数焚之,其汁液若血色。黯亦惊其无情。

次日,皇城地动,黑云如山,天光似血。黯召司天台天师,皆言曰昨夜得梦于龙神,有一异域奇花生于皇城龙眼之上,乃执念精魂所化,动之则损龙气、伤国基,故生异象。且此花得龙气而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天下唯先帝耀为其执念所系,故能伤之。

黯帝叹,告之以耀,耀甚怒亦无可奈何,迁居别宫。露西亚常入其梦,时泣时怒,时怨时诉,伺机调戏。言小耀负心,对露西亚百般残忍,将露西亚的心揉碎了。耀为梦魇所缚,终夜不得安枕。一夜梦中,露西亚抱己而泣,落泪成葵,竟至遍地葵海。天将亮,起而点烛,感而手书“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取梦中露西亚夜夜恸哭,泪眼汪汪,愁眉不展,而己亦因此不得安眠之意也。

一夜露西亚入梦,梦里旧日酒宴,耀赐酒于露,露欣喜不胜。待转醒,乃记昔日乃赐雪莲酒于琼斯而露西亚甚羡。露西亚此生几入冷宫,至死不得饮此酒也。思及昔年苏皇贵妃亦妒琼斯之宠,至于郁郁而终,而其弟错爱己至此,亦失性命,兄弟二人均因己而死。耀心内突生怜意,命人取雪莲酒,三杯浇于地,祭苏妃之魂,自饮一杯,残酒浇于葵根,聊全露西亚之愿。

当夜梦里场景有变,苍苍林海,皑皑雪原,乃北国之景。梦与露西亚共骑,猎鹿捕兔。已而马疲,露于雪地寻一温泉,二人浸于池中,通体舒泰。

“这是露西亚的梦哦~”露言曰,拂去耀发顶之雪,抱其出池,“露西亚原来在山里见到过一眼温泉,后面就在温泉旁边建了木屋,冬天打完猎泡一泡特别舒服。露西亚那时候就想,能带喜欢的人来泡一泡就好了。现在虽然是在梦里,但是这个愿望还是实现啦~”

“你那时候就喜欢朕?”虽失天下,梦里每见露西亚,耀亦喜自称为朕。

“对的~”露为耀披衣,吻其额,抱其入木屋,屋内炉火正旺,暖意融融,“露西亚送哥哥来的时候,就爱上小耀啦~小耀是露西亚见过最美丽又最温柔的人呢~虽然那温柔是对哥哥的温柔。”

“露西亚本来从来没有奢望过和小耀在一起。”露安耀于床,床覆白麻被单,皎洁松软似初落之雪,“但是小耀开了这个头。小耀把露西亚招来,做哥哥的替身。

小耀比露西亚想的还甜还美,露西亚真的想把小耀吞下去。让小耀永远只属于露西亚。

纵然都是假的温柔,露西亚也都吃了下去。露西亚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感情。这温柔有毒,让露西亚想要更多。

小耀习惯了高高在上,大概不知道,露西亚有多少次等着小耀的一个身影,想着小耀今天可能会来,来度过无数个寂寞的日日夜夜。”

“望仙楼上望君王。小耀是露西亚的仙人,露西亚的君王,露西亚的一切。”

“对于小耀来说,露西亚只是个影子,一幅肖像,还是个不完美的失败品。不像哥哥就是罪恶。”

“小耀从来没爱过露西亚。连环龙玉佩都是一场戏而已。”

“但是露西亚一直爱着小耀,用小耀扔掉的那颗心里,所有的深情。”

“上天又给了露西亚第二次机会,露西亚的魂魄,现在和这皇城的命连在了一起。城里发生了什么露西亚都知道。所以露西亚知道了很多原来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小耀对露西亚到底是什么感情。”

“我会比哥哥更好。”
一吻落下,似有千钧之重。
“我会比哥哥更让小耀满意。”
“我不会死,不会离开小耀。”
“小耀也不可能再离开我了。”

是夜,梦里春宵甚欢,巫山高唐,云消雨散。耀天大亮而转醒,甚觉血脉流通,昔日丹毒竟有化开迹象。乃知露西亚以龙气化其旧毒,为其续命。

后逢岛国侵东南沿海,黯帝亲领兵,虽尽灭诸寇,己身亦为岛国巫师所咒。强撑归京,恶咒侵骨,命不久矣。立诏曰身死则还帝位于耀。然耀与之情深,宁弃天下而不欲其死也。遂求于露西亚。露西亚此时已修得实体,言救黯之命需以耀命相换。耀允,攀露之颈而吻,巫山雨后,露以龙气清黯之毒,至法力尽竭。黯醒而露不知所踪,花亦成灰。

耀生平首度忧之,思及露西亚以命换命之说,而今己身无恙,乃露西亚以其命换己命也。露仅一人之身,而两度为己死,此生亏其甚多,甚愧,遂许其来生偿之。

经冬而逢春,露西亚埋心之处生二丛牡丹,一丛白里带金,一丛白里透红,花开若盆之大,而二花中各卧一婴孩,一男婴发银而带黑,甚似瑞兽滚滚,面似耀而紫瞳如露西亚,女婴则生白发,瞳如金珀,皎然若月神,眼甚似耀而面如露西亚。二子均见耀而笑,伸手迎而求抱,人以为妖,然耀不知何故,不生惧心,反甚爱之。

会王濠镜自海上习得仙道而归,见耀与此二子,听得原委,言二子非妖,乃露为耀所生,皆半仙之体。

先前黯帝身中东瀛奇毒,此毒乃东瀛藩王本田葵多制,其欲为胞弟本田菊之死寻仇于帝,特以七百年情劫陨仙之恨所造此毒,此毒有灵,名为伤离别,最恨人心有情,遇心有所属之人非死不解,且欲一人解,则需另一人代其死。露西亚痴恋耀至深,既得龙气成仙,刚及化形,应耀之请,即以葵花修得之人身,亲引黯毒,以己身代其死。

精魄化形,实属不易,此去形体一灭,魂魄无依,法力尽竭,飘忽天地间,不知何年才得化形再见。为耀不忘己,换命前乃取耀之精血,以龙脉之气孕此二子,得露半仙之体,有耀真龙血脉,故眉目相似。露自知今后不能伴君之侧,以余下灵力生二子与耀,权且令其不忘。

“尔昔年责露西亚假孕。”黯帝款款而来,道,“以有孕赐其百般恩宠,以无子加其甚多罪名。而今他得了这机缘,一下子生两个与你,想自此在你心里留下一席之地,当真是痴得很。”

“是吾欠了他的。”耀叹,“两条命,一双子嗣。当年宫里众人热闹,到头来也未留下一儿半女,他却死过一回,魂魄将散,亦要为我拼了命生下这一双儿女。”

“阿弟可有什么补救之法?”

“愚弟以为,露西亚魂魄未散,乃耗龙气过多 失却法力,损去形体,长久不能现形所致。若取其生前所爱之物埋于龙眼处,烦请皇兄日日亲往,或可招其魂魄而附之,自此修炼日快,不逾年则可现形入梦。”

耀不语,立良久。黯帝见此,乃令濠镜先归,托送濠镜为名,亦离殿。留耀独思于此。

耀观牡丹良久,忽叹,命人取环龙玉佩埋于地,且万不得伤牡丹之根。

二子渐长,面有福相,玉雪可爱,宛如月中仙童。黯帝亦甚爱之。乃命子为团圆,女为婵娟。知己身羸弱,此生恐难有子,遂立团圆为太子,封婵娟为柔福公主。

耀归旧殿,辞他人,日日亲理二牡丹,亦时为玉佩浇水。后逢宫传御酒,团圆,婵娟甚喜此味,乃趁夜窃酒,饮至大醉,次日事发,宫内奇之。耀似有感,乃改以雪莲酒沃此佩。

及团圆,婵娟至总角之年,一日嬉于耀殿中,乃见一芽破土而生,立于牡丹前。甚惊,告于耀,耀见其忽而泪下。忆及昔日,露捧葵芽以赠,虽当时以为苏之替身,亦觉有其独有之天真无邪也。

葵芽渐茁,耀以酒悉心培之,此花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三月则有一人之高。团圆,婵娟每问,耀则言此乃汝等之母妃。二子甚为不解。

一日耀患风寒,会赏菊宴,黯与二子往西山行宫,耀则独息于殿内。

入夜,天干物燥,宫内失火,俄而燃至耀殿。耀惯于独寝,闻宫人大呼,辄惊起。忽窗开,一人入,扑面有冰雪之气。

“很危险呢~就让露西亚来带小耀出去吧。”

灼灼火光之间,一人飘逸如仙。怀中抱耀,踏檐走顶,敏捷似猫。众人大惊。忽有雪如羽片自天而下。天凝寒而火渐弱。众人齐心灭火。而露携耀往宫内华池。此地得地暖而有热泉,先帝命人修池于此,供帝王宠妃沐浴之用。

“小耀来洗洗脸,烟灰太大了,都变成小猫咪啦。”

千万宫灯下,露笑靥如花,耀如见幻梦而不敢信,以手触其面,触手有实感,知其非梦。乃笑言“回来就好。”

评论(16)

热度(28)

  1. 笨笨揪著樹葉跑荷不语 转载了此文字
    小天使 @荷不语 谢谢小天使的二次续作。想像力文笔俱佳,开心*罒▽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