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燕all】糊涂账! 北门罗刹篇4

我也晕车。可怜的燕燕。

嗜骨蝶:

  一辆“蒸汽动力车”冒着滚滚的蒸汽行进在凤栖国大军边上,乌金色黑的黑亮车身用靓丽的烤漆技术画上了一只凤凰缠绕着王冠狮子纹。这是凤栖与不列颠两国的国徽组合,意味着两个国家联姻的永久友好!
  不过,这也太突兀了吧!而且开车的还是军中唯一的一个异国男子,而他就是太女殿下的王夫……不过,最尴尬的是——王嬿上车后才发觉——她晕车-_-||!
  “不行不行,我受不了了!”终于王嬿忍不住让亚瑟停下车后,立刻下车就蹲在路边开始吐了!可以想象一下全军见到此情此景时的尴尬和O__O"…无语!
  “嬿,你也太没用了!这可是我们不列颠的最新蒸汽动力车,全国一共才三辆!这可是我的女王母亲特意为我的婚姻订制的!”亚瑟非常的骄傲。
  “我还是骑马吧,做马车也比这个好吧!”她觉得自己从遇到亚瑟那天开始,就是她脑袋被门夹了一次又一次的写照!
  “不行,你可是我妻主!怎么能不陪我一起坐车!快上来吧!坐车很快的!”亚瑟再一次拉王嬿上了车!
  在颠簸和晕车的互相作用下,王嬿坚持了近七天的痛苦。终于抵达了定门雪关,位于东岭凤栖国极北的地方也是和北门罗刹国几千年来纠葛不断的最前沿!这里曾经发生过惨烈的战斗,这里曾经经历过几百次的屠杀和践踏,这里也有过一次又一次的光复和血祭……总而言之这里发生过太多太多的故事,也因此这里总是围绕着压抑之气以及太多的国仇家恨!
  当然除了那些国仇家恨外,定门雪关也是和平时期凤栖和罗刹国的贸易对接的口岸。因此只要获得入关的通商证北门罗刹的商人和货物还是可以正常的出入这里,所以在大街上看到一些北门罗刹的大胸部女人穿着貂带着裘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才七月这个地方怎么这么冷啊!早知道我多带几件御寒的衣服了!”亚瑟出生在南港不列颠,哪里虽然有冬天但是从没有过如同北门罗刹国一样悠长而极寒的冬季,也因此他这次出门根本就没带什么保暖的衣服。“嬿,你好点了吗?”
  晕车晕了七天,她在不适应也已经适应了。就是有点头疼加苍白无力,不过她并不是个神经粗糙的女汉子,自己家正夫的话她还是听见的“李监军,你先带着队伍去营地吧,我有点饿了先去定门镇上吃点东西,大概酉时前回去!”
  听到这话,李监军差点没从马上跌下来!这个嬿平王也太过分了吧!女皇封她当太女赴定门雪关来指挥大军对抗北门罗刹国的入侵,可她刚到这里就急着去镇上吃东西?成何体统!“太女殿下,您这样……”可惜很不不等她开口,那辆蒸汽动力车已经开走了!“真是不知轻重啊!大军继续前行!”不知道守关的易将军会怎么看这位太女殿下了估计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而王嬿自顾自的在车内把铠甲脱了,换上了便装后车已经来到了定门镇。这里是贸易口岸,多的是酒肆教坊茶楼杂货店铺;也有不少北门罗刹的商人带着她们的夫侍游走于市井之间,听听茶楼里说书人的八卦故事。而王嬿和亚瑟就把车停在了一家茶楼门外,两人便一同走了进去!
  “客官吃饭还是喝茶?本点有上好的黑茶十年的金花,口味一流!”店小二见她们是生面孔,立马就知道她们是从内地来的了;特别是那辆车一看就是稀罕物,肯定是大客户!“二楼雅座有暖阁非常暖和!”
  “不了,我们就坐大厅了!来一壶黑砖茶,三年的就好!在带点牛奶喝砂糖,然后随便来点红肠列巴和乱炖吧!”王嬿很明确的报出了几样,让小二立马明白她不是个傻子暴发户!
  “你来过这里吗?居然知道这里有什么?”亚瑟有点惊讶,他以为嬿也是第一次来了!“黑茶好喝吗??”
  “苦了点,加点牛奶喝糖味道你会喜欢的!据说北门罗刹的人直接加果酱和蜂蜜,而凤栖的人喜欢加酥油和炒米!”她坐下等着东西上来!“我和爹爹一起来过,那时候我才七岁!我爹爹口味特别挑,喝黑茶都只喝有金花的五年茶。他喜欢加盐和酥油,炒米还必须是当天现做的!”
  “是嘛,嬿还是第一次和我说你父亲的事!话说为何我过门都快三个月了一次也没见过他?”亚瑟有些好奇了。
  “呵呵哒,他啊指不定在哪里逍遥自在了!”逍遥子啊,你这回真的不打算把我从这个皇家捞出去了!我是你亲生的吧!
  东西很快就上了,王嬿和亚瑟也准备吃点儿。这个时候,剧场说书的的一拍惊堂木明显要开始说了:“大路朝天各一方,这里的故事要开场!今天咱们要说的是【十三年前一代天骄逍遥子救易八郎】的故事!”
  “噗噗噗!”王嬿一口茶直接喷了!
  “怎么了?呛到了吗?”
  “没有……被惊到了!”她那个老爹做的事儿都已经被说书的当故事说了吗?
  “逍遥子,风逍遥!一代天骄,凤栖国第一美人!据说他有一身的好功夫,以男子之身游走于江湖之上!曾经是多少王公贵族名门千金期期艾艾的梦中情人!可他十三年前带着个女徒弟来到我们定门镇,遇上了守关将军易太君的八儿子!那个易太君,世代都是咱们定门雪关的飞将,家里更是满门忠烈!她七个女儿都战死沙场,就剩下了一个易八郎和易九妹!而这个易八郎一日出门打猎,被北门罗刹的前代女王安雅.布拉金斯卡娅看上了并且抢走了!易八郎更是因此对安雅女王日久生情,不久便怀了孕!可是这个时候易太君帅大军攻下了雪城,抢回来了易八郎!当时见自家儿子怀了敌国女王的种,那可是气的要直接把这个不孝子打死!怎料风逍遥刚好路过定门雪关,见到这事儿居然来了脾气直接就把易太君准备打下去的铁棍儿给打断了!他不但救下了易八郎更是把他送出了关外,让他好安雅女王长相厮守……”说书人讲的是口沫横飞,听的人也在笑谈饮酒。大概只有王嬿一个人听了狂汗不止!
  “这个易太君居然要打死自己怀孕的儿子,太残忍了!就算儿子怀的孩子是敌人的也是命啊!她就不能原谅自己的儿子!”亚瑟明显是对易八郎跟同情!
  “我觉得我这回来这里就是个坑!”易太君估计对她爹爹一定记恨死了,如果她知道自己是逍遥子的女儿估计一定没好脸色给她!女皇,你太过分了!!
  “说书的,我家主人说不想在听这个故事了!这是给你的赏钱!”此时二楼走下来一个明显是北门罗刹那边的棕发男子,他口气很温和的给了说书的一锭北门银币。
  “多谢多谢贵客赏赐!”说书的很开心的接受了银币!
  “一枚银币=一两银子,楼上那个贵客可真阔!”王嬿觉得自己当个太女也没阔成这样,估计楼上那个是个乱花钱的主!
  “你在看什么!”亚瑟几乎是冒火的看着自家妻主眼睛盯着刚才那个棕头发的身影。“好啊,难怪你要来镇上原来是为了找小四儿啊!”不列颠醋坛子果然翻了。
  “你瞎想些什么啦,我只是……”刚巧棕发男子又走了下来,还跟着一个高个子的金发帅哥背着一打皮草以及一位穿着粉色貂皮大衣头戴白狐皮毡帽有一头白金色头发的漂亮女孩子!明显她就是刚才棕发男子口中的【主人】“那个……等一下!!”
  亚瑟脸色非常难看,他的妻主居然当着他的面勾搭别的男人!“嬿,你居然敢……”
  “你这件皮草多少钱?能给我看看吗?”她直接拦着他们要求看货,因为她知道一旦皮草商把货物卖给店铺那就不是一个价了。处于骨子里的节约状态她就忍不住拦了他们皮草问价格“这个是狼皮吧,大衣手工做的不错!这个是雪貂吗?看着成色多好!亚瑟你喜欢哪一件?”
  粉衣服的女孩子示意身边的两个人稍安勿躁,她带着可爱的笑容说:“你喜欢的话两件一块拿,给我10个罗刹金币!”
  “啥?10个罗刹金币?也就是10锭金鱼儿(小金条)太贵了,我一起买你就打个折呗!8锭金鱼儿!”她很正常的还价了!
  “呵呵(^L^)你还是头一个和我还价的,我的皮草都是最好的!不愁卖不出去!”女孩子明显也不是个傻子,居然会拒绝还价!
  “嬿,他们不讲价咱们就不买了!又不是什么买不到的稀罕物,咱们去别家!”亚瑟这个养尊处优的王子哪知道什么商场价和供货价有什么区别啊!
  “九条小金鱼!你不要那么黑心啊!做生意要变通点小妹妹!”王嬿说着也就习惯性的怕怕那个女孩子的肩膀。
  粉衣女孩明显不悦的挑了下眉头“不要随便碰我!外面那辆车是你们的?”她问。
  “是啊,怎么了?!”她不以为然。
  粉衣女孩子笑了笑“你要是带我们一程送我们出镇,我就给你八个金币把两件都拿走如何?”听上去很合理!
  “行。一句话的事!亚瑟,咱们开车去!”王嬿开开心心的拽着亚瑟去开车了。
  却不知她们出门后,棕发男子就低声对粉衣女孩说“娜塔莎公爵,他们不会怀疑了吧!那辆车根据情报说是……”
  “托里斯你太操心了,娜塔莎公爵一定是准备好了的!”金发的爱德华说到。
  而娜塔莎公爵则冷笑了一下“不,他们找上来但是个意外,看来传言不假。凤栖国的新太女就是一个废材烂泥扶不上墙,她居然如此我们为何不让她带我们出镇了!”
  “你们还愣着干啥,上车啊?”王嬿在车边上喊他们,并且还热心的开了车门!
  最近因为边境风云再起,关口的进出都格外的严格。特别是最近据说有间谍出入,定门雪关对罗刹国人的检查就更加严格了!而坐上王嬿的车,他们三个很顺利的就出了镇过了关口来到缓冲区……
  “按照约定,八个小金鱼儿!这是钱!”王嬿觉得自己赚大大了,那两件皮草按照市场价可要值100个小金鱼儿的。
  “爱德华把东西给他们。顺便也谢谢您的顺风车,希望我们会再见面!”娜塔莉公爵是话中有话!
  “恩,我也喜欢爽快的商家!下次再买皮草,我一定光顾!那么我们走了,后会有期!”王嬿坐上车,和亚瑟开向大军营地!
  “后会有期吗?!我也是这么希望的!噗乎乎(∩L∩)”他们一定会再见的!

评论

热度(8)

  1. 荷不语嗜骨蝶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晕车。可怜的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