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二十四】


【以下避雷】(新)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④燕all预警……王春燕是王耀的姑姑,女alpha,娶了beta亚瑟和omega普爷,
因为是亚瑟和普爷生孩子,至今不知道该打all燕还是燕all……就没打。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或者点击文末tag“有匪君子(露中)”。

我决定把预警和正文中间留长一点。
现在大家还来得及逃生。


作者有话说:本章露中大婚。他们终于结婚了,太难写了。作者我捶地爆哭。

婚礼仪式参考明清。但是登基后才结婚的皇帝才有大婚,清朝只有四次。连皇帝自己大婚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所以仪式有点混乱。本文不作严肃的历史考据。

还有那个饺子,也叫子孙饽饽,真的是生的。但是人家本来不是水果馅的。只是我个人害怕寄生虫所以才这么写而已。





――――――――――以下正文,请大家捂好自己可爱的小熊眼,小心食用―――――――――――


黑夜是漫长的,无光的,像成群的黑鸦铺天彻地,皇后仪仗的随从聚在一起,用手中燃着的灯笼驱赶夜的羽翼。

他们每人都提着小小的红色灯笼,像一队夜游的萤火虫,提着他们手中一点点温热的光,试图温暖成片的黑暗。

紫禁城里的广场太大,太空旷,四面都是青天,让人对位于正中的大殿和天子心生崇敬。深不见底的夜空里悬浮着小颗的星星,紫微星端坐中天,众星拱卫。

迎亲的时辰已到,他们在夜色里迈开无声的脚步,向皇后府邸走去。

街上燃起千灯,处处火树银花。今夜皇城无眠,京城百姓,凡是穿新彩衣的,都可以进入午门观礼。所以已至子时,街上还人头攒动,等着观看皇后的仪仗。皇帝的大婚,终是也成了百姓的狂欢。

金发雪肤的美貌的罗刹皇后,在宫灯高照下,蒙上了绣着龙凤的红色盖头,坐进了轿子。十六人抬的明黄缎面大轿映着宫灯的光彩,显得更加华美贵气。

白皙的手指摸索着轿子的内里,伊万蒙着盖头,按照之前王耀与他练习过的,摸着找到位置坐下。他的动作十分小心,生怕扯坏了身上的红色长袍。

王耀命人给他送来衣服时,他着实惊叹于这件婚服的精致美丽。甚至不敢用带着薄茧的手过多地摩挲绸面。他从未见过这样精美的刺绣:红色丝绸作底,金线的纹样,处处装饰红色的蝙蝠和白色的仙鹤。这些花纹非常小巧,唯有细赏才能发觉,圆形的花饰则更大,金色的龙和粉红与碧绿羽毛的凤相对,被彩色的云簇拥,中间是金色的喜字。

伊万认识华夏的龙和凤,王耀曾给他讲解过。“这是龙。”他到这边府邸后,得到了很多新衣服。王耀来看他时,曾指着自己衣服上的金色纹饰告诉他。

“这个,你衣服上这个,这是龙的配偶,是不死的火鸟,是凤凰。”王耀的手又摸上了他的衣服,指着上面的羽毛鲜艳的鸟儿。

“凤。”王耀对他重复汉话的“凤”一词,他跟着模仿,记住了字音,知道了这是龙的配偶。

“龙象征皇帝,凤象征皇后,龙象征我,而凤象征你。”他回想着王耀的话,在轿内摇摇晃晃的黑暗中等待,手指抚摸着衣服上龙凤同合的刺绣。稍不留神,清洗过度而干燥起皮的指尖挂到了一根丝线,他心疼得要命,不敢再动了。

大婚前皇后的肌肤本有众多的护肤品调养,玫瑰,蜂蜜,羊脂,素馨花油,应有尽有,应该由宫人一层层敷到皇后身上,确保每一寸肌肤都莹白如玉。但伊万偏生不让人靠近,他不通汉话,而且除了王耀之外,不肯把手交到任何一个人的手里,而王耀在宫内也有全套的礼节要进行,大婚前两人见面是不吉利的。所以宫人们只能任由他去,反正他本就生得白皙光润,至多教他敷一敷脸,再用玫瑰花油擦擦手。可巧不巧,他上轿前,知道今日要见王耀,甚至要碰王耀的身子,怕自己的手不干净,反复用皂角洗,指尖搓了不下数十遍,洗完该涂玫瑰花油,却不留神将瓷瓶摔碎了,油沾了尘土,他没有抹成,然后就被人领去打扮准备上轿了。

“耀。”他缩起了身子,小声地念着,好像在为了损坏衣服的事请求王耀原谅,又好像能从这个名字中获得安慰,“耀。”

夜里很冷,外面吵吵嚷嚷,他等得太久,手脚冰凉,这段黑暗好像漫长得没有尽头一样。

宫内的盖头厚实,看不见外面。大街上夜虽冷但并不黑暗,外面熙熙攘攘,喧闹得很。红色灯笼和金色灯笼下站着一群一群的人,伸着头,踮着脚,努力往前挤,想看看皇后的仪仗。连临街的茶楼酒楼也不关,能看到皇后仪仗的位置,早被高价预定了。

前几代的旧例,百姓彩衣者可进午门观礼。民众都想进皇宫看看,一时间京城的彩衣被抢购一空,甚至有人为了抢最后一匹彩缎打了起来。王耀母后联合几大商家紧急从江南调运了三批彩色的布料,还是供不应求,最后还是皇姑姑想了个法子,让王耀批准她开一家印刷坊,用彩色高丽纸做成衣服,便宜卖给大家,结果因为成本低廉,销路意外地广,甚至有下手晚了买不到彩缎的世家子弟,专门订购了一套样式花纹最为流行的纸衣。节日中穿纸衣一时成为一种风尚。

人声鼎沸,屋檐都挂起了红灯笼,高高的红灯笼照着前行的人群,把迎接皇后的队伍和后面跟随的大批民众都染上了红色的喜气。半夜子时,前一天与后一天的交界,星辰高挂中天,人间热闹得像是一出鹊桥仙。

皇城端坐中央,像是黑夜中一只赤色的张开双翼的鸟。明灭着灯火的迎亲队伍,像一条向它游去的,鳞片斑斓的鱼。进正阳门,过棋盘街,罗刹皇后的十六抬轿子,终是在人们期待的眼光中,进了正中只有皇上和大婚时的皇后才能进的华夏门。

从此后他是从华夏门抬进来的,皇上明媒正娶的皇后,天子的正妻。迎娶皇后必须走皇宫正门,因皇后拥有与皇帝同尊并重的地位。

人们在华夏门前分流,皇后的轿子进了正门,其他人从侧门鱼贯而入。入眼是一大片辉煌的金红,路两旁的宫女侍卫都身着红衣,手中提着色泽鲜艳的玻璃宫灯,提灯的光铺开了一条金煌煌的路。这段路被称为千步廊,两边都是六部官员办公的地方,在黑夜里静默着。

天子五门三朝,循国礼从华夏门入朝,要过五重大门,走过好几个进深不同的广场,才能一步步靠近恢宏的王宫。身穿花色不同的彩衣的人群沿着步道往前走,路两旁金灿灿的宫灯将他们每个人的脸都照得金晃晃的,连金水河里也放了粉红色和红色的荷花灯。有人贪看某一重门前的白玉桥与华表,脚步就慢了下来,有人却一心想看皇后的仪仗,紧紧跟着轿夫。人群就散开了。

广场上花团锦簇般,是一群群彩衣的民众,有人谈论着几周前的纳采礼,千座金红的龙亭,毛色丰采的文马,石青长袍和红色长袍的随从,以及手持金节的皇帝使者。龙亭里是各式各样的珍宝,在长街上排成一条辉煌的长龙。有人望着盘龙雕云的华表出神,有人借着亲戚关系试图和侍卫攀谈,还有人伸长了颈子,试图窥看宫内黑暗之处的秘密。很多人本是来看皇后的仪仗的,却轻易地被天家的边边角角夺去了目光。

纵然有几千几百彩衣提灯的人和几百个红衣的侍卫,广场上的黑暗还是比光亮多,光只能照亮城楼的一部分,显示了人在黑暗面前的无能为力。但伊万看不见,伊万蒙着盖头,他的世界都是黑暗。他干脆闭上了眼睛。只靠听觉判断自己身处何方。

轿子随着轿夫的步子有规律地晃动着,他听见钟鼓齐鸣,外面的喧哗从某一刻起渐渐远去了,他不知道那是过了午门,民众不能再进。

手掌握着的金如意已经带上了他的体温,纯金的如意有沉沉的分量,这几日过他手的有不少这样沉甸甸的金的东西。雕刻着精美龙纹的金册,在烛光下熠熠闪耀的金宝,即皇后的印玺,还有手中的云纹金如意,他头上的凤冠缀着的金凤,身上缀着东珠的金线。皇家的富丽堂皇,一样一样沉沉地压在他的心上。

过了许久,轿子缓缓落地,伊万感到轿子停下,紧接着有帘子被人撩开的声音。

“万尼亚。”那人以他熟悉的方式呼唤他。
是他的耀。

“耀。”伊万摸索着向前,王耀牢牢地握住了他的手,引他下了凤舆。他知道伊万不愿别人碰,所以没有按照礼法去洞房等着,贵为天子替了命妇女官的活儿,亲自迎他的皇后下轿。

金册和金宝交由礼部官员,金如意和象征平安的苹果被交给恭迎的命妇,伊万手里抓住的只有王耀了。而王耀也没打算放开他。

王耀将装着金银珠宝的宝瓶递给他让他抱住,然后在礼部官员,皇族和宫人的注视下,牵着他穿过乾清宫。大婚的确是大婚,所有的皇族,连王黯王爷也都从边疆回来了。此刻正带着他高高大大的侍卫维卡,以一种颇有兴味的眼神看着王耀牵着比他自己还高的皇后过乾清宫。

出了乾清宫门,王耀送伊万上孔雀顶轿,自己乘步辇随后。天将明未明,一片喜人的青色,灯燃了一夜,在天光中暗淡下来。

宫内的花树上都挂了红色纸条,在凉爽的空气中盈盈浮动。到了坤宁宫门口时,天上渐渐翻出了金色和云母色,和红漆大门上粘金沥粉的喜字相应,天上人间皆是辉煌气象。

婚房内亦是金玉紫檀,牡丹百宝,墙壁都由朱漆和银殊桐油装饰过,西北角是龙凤喜床,长几上一对双喜桌灯,明明盈盈。王耀让伊万坐在龙凤喜床上,在百子帐内挑开伊万的盖头,露出一张洁白的,被呼吸热气染成微湿的桃色的脸来。

伊万从红色盖头下抬眼望他,眼里有紫色光华,盈盈如同秋水,王耀心里一动,被美色所惑,很想吻他,却想起还有祭拜天地的仪式,一时压下了。

祭祀天地,神明,每祭一次就吃一次饭。要吃子孙饺子与长寿面。伊万换上了深青色八团龙凤的龙凤同合褂,宝蓝的凤和金黄的龙交相辉映,而王耀换上了大红的吉服,深青与大红,有一种颇为相称的暗示。

内务府女官以圆食盒敬献子孙饺子,小小的饺子煮得半生不熟,取生子之意,其中还有一个大饺子里面包着几个小饺子,像是怀孕一样。王耀不喜生食,所以令内务府仿照罗刹国的樱桃馅饺子,将饺子做成苹果馅的,无论生熟都可以吃。

帝后对坐,吃子孙饺子,伊万对这种甜饺子似乎很适应。外面有男童问屋内人“生不生”,王耀答说“生”,也教伊万说“生”,一指饺子,一指为皇家开枝散叶。答了窗外的话,王耀自己吃下了那个包有几个小饺子的大饺子。伊万确实是他的皇后,但是生下皇子一事,还是得身为地坤的皇上亲力亲为。

合卺宴开。帝后二人对坐于牡丹花图下。青玉合卺杯里斟酒,即民间所说之交杯,伊万斟一杯酒,王耀饮一口,余下再由伊万喝尽,王耀斟酒,伊万饮一口,王耀再饮尽余酒。合卺,卺本是葫芦的瓢,味苦,夫妻二人以此盛酒同饮,意为自此同甘共苦。帝王家的青玉合卺杯是两枚相连的,大概还有一层不离不弃的意思。

外面有挑出的侍卫夫妻唱交祝歌,祝帝后二人幸福美满,一世长安。王耀听得喉咙发哽,像是心被什么堵住了。他来人间不过十五年,一个短短的春天里,他自己主持着,亲手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了眼前的这个人。从此以后,无论是福是祸,是苦是甜,他们这一辈子都绑在一起了。

“成婚”二字意义之深,他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还不能完全了解,却即将亲身体验。他本所求的,不过是一个人守他秘密,抑他春信,与他子嗣。虽然父母亲都是因爱成婚,“爱”之一字却没有在少年帝王的考虑中出现过。伊万合适,顺从,并且可爱,他就选了伊万。这是反复思量后最合适的选择,没什么可后悔的地方,但今日听到歌中举案齐眉白头偕老的字眼,方想起这就是许了人一世,才感到之前的思量有些轻薄了。

他很早就知道,他的父亲幼时不在皇宫中长大,对皇室感情有限,而爱他的母亲胜过世间的一切,所以他并不昏庸却退位甚早,做出的政绩和他的才能并不相称。他从小跟着几位太傅,太傅立志将他养成一代明君,一直教导他不要被感情阻挠,应该心怀天下。所以为了这天下,他选了伊万。选了一个能守住他秘密的,自己也不知道是否爱着的人。

他能从伊万的眼里读出那种无法表达的爱慕,见到他时心里的喜欢都流出了糖蜜。紫色的眼睛像是甜酒。他拥有很多人的忠诚,却没被人这样喜欢过。所以伊万是特别的,他想对伊万好,他喜欢伊万在他身边。但是想到举案齐眉,生儿育女,却不知道为什么又畏惧了。

没什么好后悔的。王耀想,他深深地看进伊万的眼,伊万也正凝视着他,紫色的眼像是纯洁的鹿眼,映出一整个春天紫花开遍山崖的柔情。没什么好后悔的。他又对自己说,指甲攥进手心,刻出半月的红,而后一仰头,饮尽杯中的酒。


评论(2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