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金酒罂粟全文解析以及我是个什么牌子的沙雕

《金酒罂粟》全文解析


原作者自制版,写作思路极其神经病,仅供娱乐。

①题目为什么是《金酒罂粟》?

  因为我想不出来题目了,全文的题目只有“罂粟”二字是确定的,还是在我已经写到罂粟的情况下才写出来的。在很长时间内,这个文档都没题目。

“金酒”在本文中不是琴酒,是泡着碎金的伏特加,因为王耀曾经用泡白银的白酒给他擦伤口,他现在有钱了,就定做了加入纯金的烈酒,金粉沥饰的雕花玻璃瓶伏特加,应该是为了证明自己现在的强大和富有吧。

其实按照他的身份应该像贵族和皇室成员一样,喝覆盖着金膜的透明瓶子的香槟酒。但他对王耀的加着银屑的白酒印象深刻,就用了伏特加瓶子插花,伏特加也可以擦伤口。


②为什么伊万往伏特加瓶子里插罂粟花?


罂粟花生长的地方一般比较温暖,所以在俄罗斯的冬天还能获得的罂粟花,都是温室里专门培养的。极为昂贵的花朵,他觉得那个红色好看,红色在他的语言里象征美丽,于是他就弄来了,他随手摘随手揪,本质上还是“我有钱”“我不在意”。在王耀面前他就像一只雄孔雀一样炫耀。


③为什么伊万要亲自修剪罂粟花?

他笃信自己的审美,并且坚持要选最好的花给王耀。罂粟长得高大,艳烈,壮实,所以得剪一剪才能插进酒瓶里。那把铜龙凤的剪刀是王耀送他的,他觉得用这个剪刀修剪花儿迎接王耀特别相称。


罂粟花瓣有没有毒我也没查出来,但是王耀在唐就把罂粟称为断肠草,元朝就接触过鸦片,虽然药用为多,但是也有人吸,他大概知道这种花虽然美丽但是带着毒性。本文背景比鸦片战争早多了,应该是1717年普鲁士和俄罗斯结盟送俄罗斯琥珀宫之后没几年,圣彼得堡还是一座年轻的刚刚建成的西化城市。如果伊万敢在鸦片战争前后弄这种花,你看王耀不当场摔门就走怎么来的怎么回大清去。


王耀大概知道这花的果子带毒,花瓣有没有毒他也不知道,他不让伊万吃花瓣,也是为了伊万的健康。

王耀:“我感觉我像一个老母亲。”


王耀的信息素(信香)里涉及勾人的罂粟花调,大概也是为了暗示后面的命运凄凉。并且呼应室内的罂粟花,证明王耀的强大和尊贵。


④为什么王耀的脸颊最开始没有血色,后面透出了红色?


没有血色一部分是因为发展停滞造成的不健康,一部分是在俄罗斯冻的。天太冷了。

后面透出了红色是在伊万的卧室里火烤的,太暖和了。

我个人没有反应过来伊万在啃他这一点,但答上这一点也是对的。比起害羞,我个人觉得从冷骤暖的原因更大,毕竟耀耀什么场面没见过啊。


⑤伊万床上铺的动物皮是什么皮。


是熊皮。我本来想让耀耀摸摸熊的鼻子和耳朵,但是没写。可能也有猞猁皮,皮毛丰美。我个人只想撸熊和猞猁,不想杀掉它们。我反对毛皮产业。但那时候的贵族都打猎。


⑥为什么王耀不叫伊万的名字。


因为伊万是个年少中二傻孩子。他拿自己的语言跟王耀说了一大段“感谢您”“我是”这种废话,然后兔子一样撒腿就跑。王耀根本不知道他说的嘛。但是王耀记住了他,所以看见他又不知道他叫嘛,就扯住旁边的阿蒙问了他的名字。阿蒙给的答案是小罗斯。王耀就叫他小罗斯。王耀不叫他的名字完全是因为自己没说清楚,接下来那一段凄凉的是他的脑补。


阿蒙:“我们这些国家,身为人的名字是注定会被忘却的。”


王耀:“我问你话呢,你说人话。”


当时的对话:

王耀:“这人叫嘛?对,就那个,金头发的,看上去跟个小孩似的,比我还高内个。”

阿蒙:“内好像是金帐的手下,我印象中是叫小罗斯吧。”

王耀:“原来叫小罗斯啊,我就记得他说了个什么斯。(布拉金斯基)”


⑦为什么王耀后来也不叫伊万的名字。


其一,王耀觉得起外号好玩。其二,王耀觉得“伊万”这两个字的发音按俄语读起来太娇,读出来怪丢人的。

我的学俄语的小伙伴给我读过一次,“伊万”的“伊”是读“以”的,听上去就像爱称,像在求他一样。

但王耀也不是不会读,王耀连爱称都能变对。高冷王耀突然对他用爱称,声音柔软,这谁顶得住啊。还是我耀哥会撩,耀哥几千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社会人儿,走了走了。


⑧伊万为什么眼睛被打。王耀为什么用泡银子的酒治他。


打他的不是金帐!不是金帐!不是金帐!当时他在蒙古帝国四大汗国的金帐汗国帐下。身份类似于一个朝贡的属国,把国家意识体交出来当做人质的。

按照他当时发展程度,我个人倾向于把他看作少年,虽然还幼小一些,软一些,很容易害怕,但也有他的勇气和反抗性了。

在我的设定里,当时金帐应该出去了,当时领地里有几个高级长官,是把他当成普通的俘虏王子少年来看管和使唤的,他为什么被打,大概是他私放了人家的抓来的人和马,但又是不值得派人去追的一个被灭的小国的贵族什么的,可能和他有旧交。

当时金帐可能出征去了,留守的人比较有限,临行前嘱咐看着他但不能伤他性命,但这事他办的又狠,气得人家照他脸上抽了一鞭,身上可能也挨打了,但是打得不狠,被人拦住了。按理来说本来应该看住他,但是马群闹事了,所以人们就过去了。

看守他的是个老人,伊万曾经帮他牵过马,拿过重物,老人对他很怜悯,让他出去自己采些草药治一治伤,自己哭一会儿,不要把脸埋起来哭,一直蹭着是会感染的。

老人大概知道他是国家,不知道拿什么药治他。王耀也认出他是什么了,表示按人类治就行,烈酒泡白银是王耀跟草原,欧洲,罗马这边学的,白银能给伤口消毒,银离子有杀菌作用,烈酒也能消毒,王耀就把这俩一块用了,泡白银的酒类似于是他的药酒。银屑是王耀从银盘啥上面刮的。那是他自己带来的东西。

他在蒙古帝国帐下,是四大汗国之一的大元,但他还是不想薅蒙古帝国的羊毛,刮蒙古帝国的白银,说出去怪丢人的。


⑨王耀的语言问题。


王耀平常在蒙古帐下和阿蒙说汉话比较多,是那种带儿化音的北方口音的汉话,阿蒙也被带着说汉话甚至写诗写曲,写的还不错,就是有点莫名的过于白话,显得有点好笑,不够工整,但就是因此才会出一些世人传唱的绝句。


⑩伊万的个性问题。


伊万在蒙古帐下的时候是弱小和年轻的,他会哭也会有不切实际的梦想,但也是有英雄一面的,就算哭了,他在做正确的事情的时候依然是勇敢的,是那种在战壕里一边画十字一边喝伏特加的民族(引自某作家的叙述,是谁来着忘了),一方面祈祷和恐惧,另一方面勇敢和希望。


他的个性有很复杂的一面,胆怯和勇敢如影随形。乌格拉河对峙他摆脱蒙古控制的时候怕得发抖,但他依然要争取自由。所以我写他就算知道会被惩罚也还是放走自己的人类朋友。


他是勇敢的,也是恐惧的和痛苦的,面对真实深沉的忧伤和伤痛,但依然是勇敢的,去做正确的事,我个人认为这种有着恐惧的英雄主义是真的英雄主义,纵然他现在习惯于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钢铁一般的英雄民族,但是他小时候的恐惧里也有英雄的一面。


另一方面,他渴望占有,渴望伟大,渴望土地和温暖的港口。他的条件比起西欧并不算得天独厚,但是他不断扩张和成长,他从东欧的一小块发展起来,曾被蒙古帝国手下的金帐汗国控制,但他成长起来了,后面吞下了曾经统治他的蒙古帝国的大部分领土,直至与王耀接壤。


他的成长性也是令人惊叹的,但是他对土地的占有欲过于强烈了。王耀有时候看他的执着,觉得他还是那种没吃饱的孩子。他对王耀怀着满是占有欲的憧憬和向往,这种向往有些时候会令他难以看到真相,自己给自己增加悲情和愤怒。


他对王耀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毕竟他的那些宫殿里的中国房间比北欧的看上去像样多了,屏风还是很地道的,仿制王耀家的青花瓷瓶看上去也挺像那么回事的。


他渴望王耀,甚至渴望到全部,但是王耀只在他弱小的时候爱他。甚至也不是爱他,只是在那时待他好。


他在北海树影里游船上吃葡萄的那一段,是我个人私设,王耀和这孩子玩得不错,有一次跟蒙古说了,从金帐手里把他借到了元大都,带他玩了一个夏天,但是他得到的也只有那一个夏天而已。他见到了很多漂亮的好东西,王耀可能开玩笑让他侍寝一类的,但是应该也只是逗着他玩。那时候他被打扮成侍从,像其他侍从一样跪着才能靠近王耀,但是王耀也不是真想让他当侍从,他允许坐在客人的座位上,伊万愿意扮演侍从这么玩,实际上是因为无处释放的渴望和占有欲,王耀也就是哄着他玩,那时候拿他当个孩子,一转眼孩子大了,执念不死。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