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二】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

一般我不开坑,全写好才敢发,但是我想我还是得把这个发出来,否则它老在我脑子里转悠。弄得我都没法复习了。

被拐卖到华夏的异族露与少年天子耀。

买熊赠伊万,买一赠一。

不能承认omega身份的帝王耀耀。怎么着生孩子呢。
娶了高高大大看着就好生养的异族保镖。然后说孩子是大伊万生的。

露露是A,耀耀是O。
耀耀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是O,
就娶了语言不通的不明真相的大伊万。
大伊万只要能和耀耀在一起什么也不介意,
就嫁给了耀耀。
后面他们有了个孩子。
对外说是皇后伊万生的。
群众们不明真相。
还说这个毛子样子好,身材也好,果然好生养。

――――――前文可见tag“阿玉的文”――――――――――

褪黄袍,换青衣,王耀由九五至尊一下子变为了俊美的世家小公子。青衣朱领,金冠墨发,他牵着马走过长街,看着他治下的河清海晏,天下太平。

王耀拿着街上买的零嘴儿坐在场下边吃边看,喷火和吞剑他不感兴趣,但猛兽和美人是很好看的,可是没有熊,而王耀正是为了这种绒绒的动物来的。

“找一下班主。”王耀抬手示意一个跟着的侍卫,把钱袋丢给他,“钱好说,本少要看熊。”

没多久班主就亲自来了,亲引这位多金,俊美又喜好奇异的小公子来到了场子的后台。

“公子您可真是消息灵通,”人过中年的班主掌灯在前,笑得像朵老花,“咱这儿确实有只小熊,前两天刚送来,还没驯过,所以就没上场。”

后场动物的味儿让王耀一阵皱眉,他没多说什么,在外面吸了口洁净的空气,屏住气进去了。

“到了,公子。”

班主上前揭开了笼子上的黑布,一只棕白色的圆滚滚毛绒绒的幼熊正趴着睡觉。圆屁股,短尾巴,绒绒的毛,那种白棕的颜色令王耀想到西域进贡的牛奶咖啡。

“这也忒可爱了!”王耀想上前,但是看动物多年很有经验,他没忘了先看一眼笼子栏杆的间距和小熊爪子的长度,确保小熊一爪子抓不到他。万一惊动了小熊,伤了龙体,侍卫怕不是当场要把这小可爱斩于御前,连带着班主也得遭殃,那他还得再有多少年看不见熊啊。

小熊听到人声悠悠转醒,王耀从侍卫手上拿了点心,扔进笼里喂它,它坐在地上,嗅了嗅,慢慢地吃了起来。

“可爱死了!怎么能这么可爱啊!”王耀激动地将点心的油纸包捏的“咔咔”直响,眼里简直能冒出星星,侍卫们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帝王在可爱的东西面前失仪,但是每次这场景还是让他们没眼看。只能默默地把头低下去。

王耀又换了个角度欣赏幼熊,这一次,他似乎又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哎那是什么?”

他一指幼熊笼子旁贴着的另一个铁笼,光线幽暗,笼子又三面用黑布遮着,也真是难为王耀眼神好,能一眼发现其中的端倪。

一片黑棕和灰色之间,有一抹白金颇为显眼,但是在阴影下,那颜色已经近乎灰,透出一种黯淡的感觉。

“那好像是个……人”

全场响起了“咔咔”的脆响,侍卫们纷纷把手按在剑上,稍有异动随时准备护驾。

“小公子您误会了。”班主赔着笑,亲自上去把黑布揭开,“华夏刑律这么严,小的哪敢做什么拐卖人口的行当,那是个小罗刹人,他家不想养他,就卖了当奴隶,有几个扒手买了他要教他偷东西的,他不干,被打的剩一口气丢在班子后面,小的就把他捡回来了。现在伤好得差不多,就让他住在小熊的笼子旁边,和小熊熟悉熟悉,将来加个节目,让他演个斗熊的罗刹武士,也能在班子里混口饭吃。”

“很多戏法都是从娃娃就练,他这么大了,很多都学不来了,班子都不收这么大的孩子的。但是他一个小罗刹人,无亲无故的,总不能看着他没命吧。”

“小的活了半辈子也只会开个班子,他什么也不会,也过了年龄,本来只能当杂役,一个月没几个子儿。这是想让他在班子里谋个正经营生,才让他跟小熊从小住一起,以后和熊熟了,上台表演罗刹武士斗熊的。看着声势大,熊从小养熟,根本就不伤他一分。”

“上台演挣得多,他好好干上几年,说不定还能讨个老婆,成个家。”班主怜悯地看向笼子里的人,“他不通汉话,伶俐倒是伶俐得很,和小熊也处的好。小老儿没有虐待他,每天都给他吃好喝好,武士要比熊高才能镇的住熊。但是说什么他也听不懂,只能跟他比划,他力气大,有时候反心也大,一起住通铺怕和班子里的半大孩子们起冲突,只能让他先住笼子,跟小熊熟了,成了把式,再给他单独换床。”

“这样啊。”王耀又给小熊抛了块点心,转过去看笼子里的人,那是个少年,蜷在笼子里,身上盖着发黄发灰的旧被子。确是斯拉夫族裔的容貌,高鼻深目,长睫雪肤,刚才黑暗里柔和的白金色,是他的头发。

睫毛动了动,如蝴蝶展开双翼,少年睁开眼,望着笼子前俯身看他的王耀。

“这可怜的,嘴唇都起皮了。”王耀仔细看了看他,“你们一忙起来就顾不上管他是不是,没人给他喝水是不是。”

“汉地比他们罗刹国热,耗水耗的快,他不习惯。这一路南下,得多给他喝点水才行。”

“给我个桃儿。”王耀向身后伸出一只手,侍卫提来他刚在街上买的一篮脆桃,取了一只好的红桃放在天子手心。

罗刹少年颤了颤,似是怕王耀拿桃儿砸他。

王耀拿了桃子,在袖子上擦了擦,手上运了内劲,把一个脆桃生生掰成两半,少年吓得往回缩了缩。

他拿着一半桃子在少年面前晃了晃,自己咬了一大口,嚼了嚼咽了下去,又吃了一口,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伸进笼子,将另一半递给了他。

少年迟疑地伸出手,他似是没有见过桃子,拿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王耀的手,指尖相触的感觉仿佛过电,他吓得一缩,赶紧拿起桃子吃了起来。看着他样子落魄,吃起来竟是小口地吃,还不时偷眼看看王耀。

少年帝王笑了起来:“他也挺可爱的。”他几大口吃完桃子,立起身来,“老板你这熊卖不卖?”

“小公子您是懂行的人啊。”老板笑着,“看您给小熊和这小罗刹喂吃的,就能看出来您是个心善的人,平常也没少和动物打交道。”

“小熊还小,爱吃甜的,闻着香就吃了,小罗刹不通汉话,很多汉地的吃的也没见过,您先吃给他看了,他才吃了。驯养这些动物也是一样,有时候刚来的小动物它不信你,不肯吃食,你得先在它面前吃几口,把你吃过的给它,它才知道那是吃的。”

“这小熊是西北来的,长不了太大,长成了立起来也就一个女子那么高,您是个善人,又懂行,若愿意养来玩赏,小的折个价买给您就是了。”老板走江湖多年,能进京的马戏班子,没少给达官贵人表演过,自然是人精中的人精。两句话就看出来,眼前的小公子不止富,还贵。不是他能得罪起的人。

皇城地界,市井繁华,贵人多如牛毛,因此管的也严,他的班子有很多大的动物都不让带进来,大象什么的都在城外侯着,熊是尚小才得以带进来。

这小公子年纪轻轻,出手却相当阔绰,一个人带了这么多侍卫出出来。一口地道皇城话,家里应是土生土长的皇城人,却敢在天子的地界买熊养熊。

皇城管的甚严,除了皇上的万寿园――其实是万兽园,哪还有什么能养猛兽的地方。这小公子却熟知动物习性,想来从小没少见过动物,恐怕不是皇上的伴读,就是哪位世子,从小和皇帝一起长大。买了熊没准儿就是献给皇上的。

或者,再敢想下去,当今圣上也是十几岁,不怕掉脑袋地猜想一下,没准儿这小公子就是圣上本人。

王耀又从篮子里拾了个李子递给罗刹少年,他笑得正开心,浑然不知老板面上笑着,背后已经一身冷汗。

“这罗刹小哥也挺好看的,”王耀补了一句,“我在别人府上见过罗刹武士,又高又壮,铁塔一样,还忠心,带出去有面子的很。”

“我府上正好还缺个养熊护院的人,要是把这小哥带回去岂不气派?”王耀转向班主,“熊我买走了,罗刹武士他也当不成了,不如让他也跟着我算了,我按月给他发工钱,过两年他就能娶上媳妇儿了。”

“老板把他一路带来,还得给他吃好喝好,也是费心了,”王耀摸索着钱袋里的金叶子和银票,“他应该吃了您不少钱,我补给您,和小熊一起一百两银子,您看够不够?”

“够了够了,小公子喜欢,是他们的福分。”老板又惊又喜,这小公子出手比他想的还阔。熊崽花了他二十两,小罗刹却是白捡的,治伤还花了他一大笔。这俩又能吃,而且还得养好几年才能出来挣钱,现在一下有个心善的贵人,把两个都买走了。从此不费他的事,钱还给得这么多,他如何能不高兴!

“您如果乐意,那就立个契据吧。”王耀又给了罗刹少年一块点心,拍拍手上的碎屑,“这儿怪暗的,咱们出来说话。”

老板唤人为小公子取了纸笔,契据一式两份,签好按了手印后,王耀命侍卫取了十根名为小金鱼的金条给老板。

“小金鱼儿一根是一两金”,王耀说,拿手绢细细地擦着手上的墨,“一两金子是十两银子,京中哪家钱庄都能换,您若愿意换成银票也成。”

“小罗刹我就先带回去了,小熊白日不好上街,怕有孩子看了好奇出事,晚上我再派人把它运回去。”

“小公子考虑得真是周全,这两个小的跟着您是他们的福分。”

“不敢当,谢谢您嘞。”

评论(23)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