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一]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以下剧情逻辑简介――――――――――

异族露,帝王耀。

买熊赠伊万,买一赠一。

不能承认omega身份的帝王耀耀。怎么才能有孩子呢。

娶了高高大大看着就好生养的异族保镖。然后说孩子是大伊万生的。

露露是A,耀耀是O。
耀耀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是O,
就娶了语言不通的不明真相的大伊万。
大伊万只要能和耀耀在一起什么也不介意,
就嫁给了耀耀。
后面他们有了个孩子。
对外说是皇后伊万生的。
群众们不明真相。
还说皇上的这个异族地坤样子好,身材也好,果然好生养。

主要是糖,偶尔是刀,日常喂熊,风格清水。

[一]

王耀斜倚在榻上。暗色榻上用琥珀和秋香二色细细描了牡丹。灯烛摇曳,投下大片的暗影。

他的,叫做伊万的侍卫拿着什么从外面兴冲冲地跑回来。宫人都知道,这个满口鸟语的毛子是他们陛下宠着的,所以也不拦他。

“耀!”他孩子般的声音中满是喜悦,重复着他唯一会的汉语词,帝王的名字。

“耀,我在这里也发现了玫瑰。”

他半跪在帝王面前,将手心捧着的东西呈上,王耀抚摸着他的头,看向他手中:一朵小小的,红色的月季,纤细又新鲜。

“嗯,花儿,”王耀听不懂他激动的一大串话,只是将白玉般的指尖插进他的发丝中,细细地抚摸,“花儿怎么了。”

“玫瑰在我的家乡象征爱情,这里也有玫瑰,我太高兴了!”
“耀,我爱你,我要为你种很多很多的玫瑰。”

“爱,是么。”王耀缱绻地笑了起来,除了自己的名字,他只听懂了这一个词,“你爱王耀,对么。”

“爱。”伊万重复着他的发音,“爱王耀。”

“真乖。”王耀托起他的脸,俯身吻了上去。

烛火昏暗。

[二]

浅青色的天光有一丝从高窗透了进来,落在王耀黑色的长发上,长发像是夜里黑色的蔓草铺了一枕,与伊万银白色的发纠缠在一起,像是月光下银色的草与黑色的草。

伊万还在睡,他挤上了王耀的榻,还是王耀给他盖的被子。

他有罗刹国的血统,生得高高大大,却习惯蜷起身子睡觉。

他一直都这样睡,从王耀把他买回来就是这样,之前还不知道这样睡了多少年。他是个奴隶,奴隶夜里有茅草和破布盖就是不错,天却总是冷,他就习惯了蜷起身御寒,王耀虽没苛待过他,这习惯却始终改不掉。

他是个奴隶,跟熊一起从杂耍班子买来的。熊目前养在宫后北苑,他则养在王耀的身边,甚至还能上榻。

王耀一直为亲手买了熊和伊万而骄傲。

那是帝王十三岁时的一个休沐,他手下的探子来报,京城来了个马戏杂耍班子。

“皇城的探子说城里新来了个杂耍班子。”

“他们有熊。”

“明天休沐,给朕备上出宫的衣服,朕要去看看。”

评论(1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