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三】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见tag“阿玉的文”。

【三】

小罗刹被带进了宫里,王耀吩咐宫人给他洗干净,换上身新衣服,再给他带过来。

王耀坐在殿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密报,这些分类为丙级的密报都是些琐事:谁家大人和谁家大人不和,谁家公子和谁家小姐联姻,哪位贵人的狗又惊吓了谁的小公子。

京城里能上朝面圣的大人们,都住在那几条街上,磕磕绊绊是常有的事。皇上赐下的宅子,方方正正,格局宽大,却并无多少荣华,端的是清心寡欲,爱民如子,和皇上自己住的清心殿一个道理。至于在京城附近以自家人名义购买的私宅,则是真正能看出各位大臣财力的地方。

皇城脚下,这两朝天子皆清正持身,诸位大人们也不敢太过嚣张。谁家的孩子若不懂教化,不识王法,那就成了帝王家会顺手剪除以正民心的闲枝杂叶。所以这两代簪缨世族之家还算是风气较好。上行下效,民间也安生不少。

可称是国泰民安了。

王耀念出“国泰民安”四个字的时候,宫人正好把罗刹少年带了上来。

宫里的侍卫得了王耀的吩咐,进殿先跪下,压着这个小罗刹也跪下,直到帝王抬手,才能起来。

小罗刹明显懵了一下,但是还是顺从地跪下了。他进殿前是站着的,站着的时候比王耀想的要高,只比旁边的成年侍卫矮一些,由于脸还没有长开,像是个孩子,王耀本以为他要更矮的。

虽然比想的要高,但是王耀觉得这样的身高和娃娃脸的组合也异常可爱,忍不住带上了满意的笑容。

可爱,像小熊,想摸他脸,王耀的笑容中带了一点坏心,故意没有抬手让他起来,而是挥了挥手让侍卫退了下去,自己从案上拿了块绿豆糕,走下了玉阶。

小罗刹不明真相,但是来的路上看周边宫室,知道这位少年是个贵人,就不敢乱动,愣愣地看着他。王耀觉得他水灵灵的紫色眼睛也异常可爱,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你……你叫什么名字。”少年帝王努力地回忆着自己学过的罗刹话,他小时候确实学过,但是自从四年前罗刹国每年负责朝觐的伊利亚学会汉话后,他就再不用说罗刹话了。

小罗刹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年帝王。他已经很久没听到过家乡的话了。

“你叫什么名字。”王耀又重复了一遍。

小罗刹激动地说了一大串,可是王耀的罗刹话已经快忘完了,很多词听不出来,听出来的也大多记不清意思了。只能再问一遍他叫什么名字,希望这次他能回答的简单一些。

“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小罗刹似乎终于明白了对方并不懂多少罗刹话,安静下来,用那双水头很足的,玉般的紫色眼睛望着他。

“伊万。”这个词王耀大概知道是个名字,后面跟的那一大串应该是他的姓,听着也很耳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他也懒得再想。

知道喊他伊万就行,再想下去,小罗刹的腿要跪麻了。王耀想着,抬手想让刚刚知道了名字的罗刹少年起来。

“伊万。”

“Da。”王耀知道这个读作“大”的词在他们的语言里是“对”的意思。

然而伊万不懂他手势的意思,或者是不敢起来,依然在地上跪着,听到自己名字,也倒知道笑弯了眼。睫毛弯弯的,眼睛也弯弯的,像是漾了蜜,让人心里发甜。

“伊万。”王耀又读了一遍,将绿豆糕掰了一半扔进自己嘴里,另一半喂到了他的嘴里,亲自抬手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这大伊万还挺高。王耀想,对于伊万比自己高了半个头这个事实感到十分不满。但是伊万目前低着头手捧着绿豆糕小口吃的样子又让他的心都融化了,他仿佛看见了一只大大的熊正捧着水果在吃。

这是他的熊。王耀感到一阵骄傲。他亲自买的。现在他有了一只大熊和一只小熊了。

伊万文文静静地吃着绿豆糕,时不时偷眼看看王耀,有红色从他白皙的面皮底下烧起来。

几万里的颠沛流离过来,他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从罗刹到华夏,近乎十年了,没人给他吃过点心和水果,没人问过他名字,没人温言细语地笑着对他说话。

他在泥尘里挣扎求生了十年,这一次却看见了太阳。

“耀。”他看见那人抬手指着他自己,有光打在他的脸上,笑容灿烂,对他说,“我的名字是‘耀’。”

评论(2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