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七】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

――――现在我要更一章亲亲,只是亲亲,没有大家希望的东西,我没有实践经验,真的没法写。把亲亲放出来免得占脑子内存,就可以想下一章了。

【七】

他们二人皆是第一次接吻。

心里做好了打算,王耀终于不再顾及自己的信息素,铺天盖地的,纯正的龙涎香,在黑暗中,像温暖的海潮淹没了他们。

这一个吻亦引动了伊万的信香,同他平日的温和柔软不同,他释放出的信香异常纯正而强势:

带有灵猫香与麝香的调子的,具有征服力与威慑力的动物香,强悍浓烈的雄性气质,强壮,健康,充满诱惑力与张力,令人闻风丧胆,亦是伴侣和繁衍的的最佳选择。

龙涎香与灵猫香,两种优质的信香在空气中碰撞,结合,产生出一种全新的,强烈的,帝王气质的香气。证明双方的信香已彼此认同。

王耀揽住伊万的脖子,抚摸着他浅雪一样的金色头发,伊万向王耀的方向倾身,揽住王耀的腰,同时托住王耀的后脑,指尖插入他柔软的,缎子般的黑发中。脖颈处新生的碎发有茸茸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

王耀今天第二次感到缺氧。

强烈的缺氧感让他突然清醒了,意识战胜信香,夺回了控制权。他放开揽住伊万脖颈的双手,从伊万的怀抱中滑落,后退,撑在床板上,撑起上半身看着伊万。

怀中一空,伊万睁开了眼睛,不解地看着后退到床里的王耀,眼里满是迷茫的水色,如同突然被夺去了食物的小熊。

“Niet .”王耀说,重复着这个写作“Нет”的俄语发音,“不。”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王耀又握住了他的手。

“今天。”王耀筹措着自己脑中所剩无几的俄语词汇,握着伊万的手,用俄语对他说,“Niet (Нет)。  ”

“以后。”王耀指了指一个较远的地方,伊万随着他的手看过去。
“我。”他指了指自己。
“你。”指向伊万。
“家。”他比了比屋顶的形状,又拉起伊万的手,放在自己心口。
“喜欢。”他记不清这个词的变位了,只是固执地重复着原型,“喜欢。”
“我”,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的脸。
“喜欢。”忘记了人称与时态的变位,又一次重复这个词的原型。
“你。”他将另一只手也覆在伊万的按在自己心口的手上。
他又一次探身,轻轻吻了伊万。像是一片玫瑰花瓣一般微小的一个吻。
“今天,不。”

“以后,我,你,家。”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伊万也一个词一个词地重复他的话,直到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
“我们,家庭。”他伸出手,在王耀和自己之间画了个圈。
“今天,不行。以后,我们,家庭。”
“我,喜欢,你。”他用了正确的变位,陪着王耀一词一顿。
他牵过王耀的手,放在他的胸口,让王耀感受他的心跳,王耀眼瞳里都是他认真的脸,仿佛血液都燃烧了起来,炸成了烟花。

“Я люблю тебя.”

“我,喜欢,你。”

评论(4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