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九】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

――他们俩交流我看着都费劲,比比划划,蹦单词,本章甚至得画画。外语学不好真的给勾搭外国小哥哥带来了很大障碍。
但是还好他们懂那句“我爱你”,
这一切交流都是建立在那一句“我爱你”的基础上的。

爱是开始和一切。

【九】

伊万陪着王耀一起用饭,王耀发现他竟然会用筷子,但手势不太好看。

想来也是的,他自己在北苑,没有人教过他。他无亲无故,也没有人会为他专门准备勺子。只身到了南国,这几年,大大小小的细节上,他怕是受了不少苦。

王耀想着,心里觉得对不住他,没说什么,摸了摸他的头发。

这似乎让伊万想起了什么,他的神情中带上了一丝焦虑。比比划划,重复着一个词组,试图跟王耀说些什么。

但是王耀听不懂。并且又一次深深为自己的罗刹语水平感到挫败。

伊万很快反应过来,他将手举到脑袋后面,做出两个圆耳朵的形状,又指了指北苑。

怕王耀还不明白,他干脆蘸了早饭的米汤,在桌子上画了起来。很快就画出了一只圆滚滚的的小熊。

“我,”他试图跟王耀解释,“медведь”他指了指桌上的小熊,再一次重复这个词,王耀终于明白那是熊的意思,也跟着重复了一遍。

“熊”,他指了指北苑,又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指了指桌上的食物,摇了摇头。

王耀终于明白了,合着是熊没喂。

伊万倒也是重情重义,在宫里留宿一晚,早上自己陪皇帝用了早饭,还惦记着小熊没喂。

王耀想起来了,平日熊要喂早晚两顿,他昨日去北苑去的早,不知道小熊有没有吃上它的早饭,现在搞不好饿了一天了。想想不禁失笑。

“去吧。”王耀还记得这个词,王黯皇叔经常对维卡说。

“你,熊。”他指了指北方。又在桌上画了个太阳。

“你,熊。”他指了指太阳。然后画了条分界线。

“你,我,这里。”他又画了轮月亮。

“熊。”他指了指太阳。

“我。”他指了指月亮。

伊万乖乖地看着。

“我,这里。”怕伊万不明白,他又指着月亮强调了一次。

白天你陪小熊。
晚上你回来陪我。

“一定。”王耀好不容易才想起了这个词,可能是心里太急,沉寂已久的记忆终于涌了上来。

“Da .”伊万用他的语言回答“好”。

“白天。”他指着太阳,“我,熊。”

“晚上。”他指着月亮,“我,你。”

“我爱你。”他凝视着王耀的眼睛,认真地说。

王耀又一次抱住了他,摸了摸他的头发,还是放他离去了。

王耀命人带伊万回北苑,转头唤来大宫女,要她去把自己当年跟随王黯皇叔学罗刹语时记的笔记找出来。

“朕本来以为不通俄语也能过一生。”

“看来朕当年想的不对。”

“为了他,朕得再试一试才行。”

评论(9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