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十】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

今天没露露,连作者自己都很失望。

下一更会有。耀耀在战斗,需要他的治愈。

【十】

王耀按照平日,用过了早膳,选了大臣的名牌,命人上朝后结束传这两位辅政大臣来。有要事与他们商议。

今天王耀上朝时处于一种诡异的状态。他看着底下为外派留学和开办公学学造西洋器物之事争吵的守旧大臣们,总有一种“呵呵你们吵吧朕明天就娶个洋人吓死你们”的感觉。

皇城的天明日就要变了,他今天先给某些人透透风声。至于其他人,他们的反对可能没什么效果。

伊万他是一定要娶的,就像法一定要变一样。如果不变,就会被人欺负。

三年前他初登宝位,日本的本田一族引入了部分西洋技术,不甘心继续做华夏的属国。趁新帝年幼,假意要与华夏联姻,实则联合几位大臣,试图暗中刺杀新帝,扶持一个旁系的继承人作为傀儡。

他们甚至还打算让他们的下一任家主本田菊与华夏皇室旁系的王湾联姻,从而控制东南沿海,并且让他们的孩子成为下一任华夏国主,同时继承天皇之位,成为两个国家共同的君主。

这是他们从西洋学的法子,利用华夏皇室主支血脉稀薄这一点,暗中运作,通过联姻与暗杀确保继位,将两国合并为一国。从而吞并华夏。

虽然这项阴谋被缴获了本田家海盗主舰的皇姑姑王春燕破获了,并且率先发兵,逼得他们议和,并且交出太子本田菊作为质子。但是这件事确实给刚登基的王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日本通过引进西洋的一些技术,国力确实比以前提升了很大一级,若再过两年,发展也未可知。华夏虽这次胜了,但他们地狭国贫,肯定会把目光盯在最近的并且更为富庶的华夏上。他们表面议和,贼心却不死,不是捏住一个本田菊就能解决的。

皇姑姑经常从外洋带回来新的消息。西洋有了蒸汽机,蒸汽工厂,新的纺纱机织布又快又好,他们还想兴建一种烧煤的火车,不仅跑得比马快,还能运很多东西。这些都是圣人之书上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天下日新,其间新事奇物,圣人之言所不能尽也,吾华夏若欲立于其间,唯有与世界一道。”年仅十二岁的王耀,在一本书的扉页,题下了这样的话。

那本书叫做《海国图志》。

(此处借用真实历史背景致敬魏源,《海国图志》是1841年起,由思想家魏源受林则徐嘱托而编著的一部世界地理历史知识的综合性图书。介绍了各国历史地理以及火轮船,地雷等新式发明。)

下了朝后,王耀先回了寝宫,躲在床帐里吸了两口他和伊万信香混合的空气,顿时感到神清气爽,低烧消退,脑子清明。暗暗地下了决心,与伊万成婚一事决不能拖,就换了身平日的皇袍,去书房与两位辅政大臣议事。

他还专门带上了姑姑友情赠送的衣服。那件衣服是按伊万身形准备的,又沾上了姑姑带有精液味道的石楠花信香。衣服在外面晾过后味道淡了些,拿来装作春宵已成的证据,糊弄糊弄两位中合之身对信香不敏感的大臣应该是够了。

“朕今日想与两位爱卿说的,是立后一事。”王耀说着,将那个装着衣服的锦盒摆到了桌面上,“对此朕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但日子还未确定。”

“敢问陛下中意的,是何家的姑娘?”

“并非姑娘,不过倒是一位地坤,子嗣无需担心。”

“……敢问……是何家的公子?”

“平民出身,无父无母,身家清白。”

“……陛下是如何认识这位公子的呢?”

“与皇叔认识维卡公子差不多,朕亲自将他从宫外带回的。”

“陛下这样形容,这位公子……莫非也是异族?”一位三朝老臣敏锐地抓住了王耀比喻的重点。

王耀赞许地点了点头:“罗刹族人。身体精壮,利于子嗣。”

“我朝与罗刹历来交好,两朝通婚也很常见。且他是异族,不通汉话,在华夏又无甚根基,也避免了外戚干政。”

“朕以为甚好,两位爱卿有什么意见么。”

两位大臣对视一眼。日光穿过白琉璃的花格宫窗透了进来,金色的尘埃分明地飘浮在空中,内室被映得更加幽暗了。

“地坤本来就利于子嗣,罗刹国的体质又健壮,以后的孩子也应该强壮得很,两位爱卿也不必为了皇室血脉稀薄而忧虑了。”

“朕觉得立他为后颇为合适。”

“况且,”王耀打开了锦盒,一股带着盐气的生命气息弥散出来,“朕已经幸了他。”

评论(1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