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十一】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

――作者自己写的时候都没想到万尼亚的心理活动这么虐,心疼我们万尼亚。
万尼亚的另一重身份开始揭露。

和大臣们密谈了半天,感觉如同打了半天仗。王耀精疲力尽,眼看着低烧似有复发的趋势,随便用了口午膳,就在还带着伊万信香的帐子里睡了。

明亮的晴天一般到了中午就开始衰落,天色变白,阳光穿过微微的烟气,将大地蒸出水分,晚间则是孤凉的昏黄。这,就是北方。

太阳下都一切都是石灰和白垩一般的白色,带着一点土黄,灰棕的树枝还是干枯的,冰灰蓝的湖面上,零星地散着几座小岛。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林间的土路上,伊万正牵着小熊在岛上散步。

“米沙,”他低声唤着他唯一的朋友,抚摸着它柔软的熊毛,为它摘去毛上的树枝与枯叶。他用自己家乡的语言为它起了名字,是俄罗斯童话中小熊常用的名字。

少年低沉还带着一点沙的声音是天生适合俄语的。俄语有金属质地的柔软,有钢铁分明的温柔。像是亘古的风,干胡杨林和铁矿的石头。

“米沙,很抱歉昨天你没有晚饭。”他苍白的手指细心而灵巧地捡起熊毛上的干枯树叶,“昨天我和耀一起,你知道耀的,对吧。”

小熊从鼻子里出气算是回答,从他手里叼走了蘸麦芽糖的窝窝头,在他身边安静地吃了起来。

“他也喜欢我。”他带着柔情,抚了抚小熊的毛。在考虑王耀性别的变位时,他犹豫了一瞬,最后用了男性的“他”。

虽然落水后身形纤小,但是昨天在龙榻上,王耀灯影下衣襟的开口,确实是如玉的平坦。

他确实是男性,但同时也是Omega,从那汹涌而甜美的信息素中,伊万确定了他的身份。

对于伊万来说,大部分东亚人的性别都可以通过衣着打扮或者身形看出来,男性和女性的衣着不一样。但是王耀是个特例,他是唯一的,没有人和他穿一样的衣服,可以与他对比。他有着黑色的长发,精致的五官,以及雌雄莫辨的,极致的美丽。

因此,虽然知道故事里的中国皇帝都是男性,伊万还是一直迷惑于他的性别。

自从人们觉醒了第二性别,男女之分就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了。但是,既不知道第二性别,也不知道第一性别的王耀,在伊万的梦里,一直都是模糊的。他触手而不可及的人。昨天却被他抱在怀里,甚至还主动亲吻了他。

伊万又感到一阵害羞,血涌了上来,他洁白的皮肤开始透出粉色,耳缘变成了鲜艳的玫瑰色。

浮想联翩中,他发现小熊吃完了窝窝头,正抬头望着他,他不禁扭过脸去,赶紧又塞给它一个。

“吃吧,米沙,不要看我。”

他又开始梳理熊毛了,梳下一团团奶棕色的,柔软的毛发,像是绒绒的球。伊万平常将小熊洗的很干净,他干起活来从不顾惜力气,就算在冬天,也会搬来劈柴,烧了热水刷洗小熊,并且给熊窝换好新的干草,放上炭炉取暖,甚至用他自己的大衣给它擦干盖上。

他力气大,干起活来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做事又尽心。所以小熊总是圆滚滚,毛绒绒,干干净净的奶棕色。王耀每次过来都愿意摸摸抱抱。

他选了几团干净的熊毛,打算回去继续完成他的手工。

在从北地一路被带到南国的途中,他跟着牧民,流氓,马戏团老板等人,学了很多细小的花样,比如用毛毡做小动物。拿一根戳针,他能做出栩栩如生的毛毡小熊。毛绒绒,软乎乎,看起来和真熊一样。

他的屋子里长年昏暗,只有清晨的时候,阳光会怜悯他一下,照亮屋内的两排架子,上面都是他做的手工:绒绒的毛毡小动物,各种鸟儿的木头雕像,融化树胶封存花儿的琥珀……这些手工精致地落座在尘埃之中,像是他隐秘的,不能言明的爱。

这是他所有的最好的东西,他曾想过把它们送给王耀。但是王耀是中国的皇帝,他广有珍宝,还曾经赏赐过他一块蛋形的红宝石,让他做成熊的装饰,那块宝石的样子和成色,像极了他当年在哥哥的宫殿里见过的,绝世的塞壬之星。

他的这些东西,与他微小而不能言明的爱一样,在王耀的眼睛里,应该都是微不足道的。

这样微不足道的他和爱情,有一天竟然也得到了中国皇帝的垂青。

“他说他爱我,米沙。”

“他说他要给我一个家呢。”

“米沙,你说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呢。”他抚摸着小熊的毛,低声对他说,“这太好了,好的就像做梦一样。我都不敢相信。”

“或者说这一切都是梦境。我今天早上并没有见过他,我一直都在岛上,和平日一样,只有我们一起。这一切都是我在做梦,是我太想念他产生的幻觉。”

“我可能只是一个在春夜里睡着了的傻子,因为天太冷,冻的发烧,做了好多奇怪的梦。就像是在莫斯科宫里的那次一样,我一个人在花园里睡着了,发起了高烧,做了各种各样离奇的梦。”

“那些时光也远去了,像是梦境一样。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在那样有花园和喷泉的大宫殿里待过,或许这一切都是一个小乞儿听了故事后幻想出来的呢?又或者我根本就还在那一天发烧的幻想中,从未醒来呢?”

“但是,无论如何,好上帝啊。如果这是一个梦,求你让我不要醒来,让我继续睡下去吧,就算醒来要挨上一顿毒打。”

“耀他说要给我一个家呢。”他将手里最后的一个窝头喂给了小熊,自言自语,“这比我任何的一个梦都好,拜托了,好上帝,让这个梦继续下去吧。”

评论(2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