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十三】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

这一章没有按照预想放出亚瑟柯克兰,他只存在于对话里,耀耀一个不会说“眉毛”的人,竭尽全力地在给伊万形容他的眉毛。

【十三】

伊万等到天全黑了,才见到王耀。

消息一天之间就在宫人中传开了,比寒食节宫中的蜡烛传得还快。宫人们殷勤地为他通报,得到的却是让他在殿中等等的消息。

他手里拿着小熊,等到天都黑了。

虽没有帝王的命令,早有人为他点上了蜡烛,倒了茶,甚至还上了瓜果。

他什么也没有吃,也没有喝,只是坐在那里,手里捏着小熊。

小熊是用羊毛混合少量真的熊毛做的,用针戳了几百几千次戳到毡化,一点点塑造它的鼻子嘴巴,用湖边的黑色小石子打磨成眼睛。他还用春燕皇姑从宫外带的颜料细心地上了些色,让小熊看起来更为逼真。

北苑的日子很寂寞,他做了很多这样的小东西。有不少被春燕皇姑拿走了,给他留下银两。他没地方花,就都留着,将一个木雕的熊内部掏空了藏在它里面。

他最开始以为春燕皇姑是刺客,半夜出门,见到她往宫里去,他以为是要刺杀王耀的人,就上去拦。

春燕皇姑纵横四海,实战经验丰富,他根本打不过,一招没过就被打趴下了。但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次次摔倒又爬起来,拼死也要拦住。闹出了很大动静,把北苑的宫人们都引来了。宫人们却一见到她,就都跪下了。还有人试图把冲撞了南海公主的伊万按住,公主却挥手让他们放人,自己离开了,没再进宫。

伊万那一次的伤不轻,有好几处瘀血,半个月都没有下去。他拿木炭画了“刺客”的画像给王耀看。王耀一见就认出来了。给他解释了好几次,这是他爸爸的姐妹,是好人,是公主,伊万才放下心来。

虽然知道皇姑姑不是刺客,他还是觉得这样的自己太弱小了,完全无法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于是每次皇姑姑来的时候,他都追上来和皇姑姑过几招,然后送她一个自己做的毛绒小熊作为赔罪。久而久之,皇姑姑就成了他半个师父,他也能在皇姑姑手下走几招了。

有很多事可爱又单纯的伊万是不知道的,比如他送给皇姑姑作为赔罪的毛绒小熊,因为数目太多,被皇姑姑拿去作为本田菊画的《深宫》本子的配赠周边,广受欢迎。还有,虽然他在皇姑姑手下过不了几招,但是皇姑姑还是感到他是个十分难缠的对手。力气又大,又扛打,还非常执着,打倒了又爬起来,虽然战斗力有限,但是能有效地阻止人家的脚步,也算是一种战略战术了。

夜像是黑色的油画颜料,摇曳跳动的黄色蜡烛,是室内唯一的光源。伊万静坐不动,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随着火光在天花板上跳跃着。堆着柿饼的盘子,投出的长影,像是九重的塔,伊万的影子更为巨大,像是佛陀国度中出现的罗刹。

打更的声音,敲击黄铜听上去漫长而陌生,伊万无理由地感到了一丝恐惧,他想起来了他在跟着那两个偷儿在运干草的车上度过的那些漫长的黑夜,他缩进干草里,裹紧衣服,紧闭眼睛,祈祷着这一切赶快结束。

他突然感到一种不真实,好像之前的日子都是轻飘飘地在深蓝色的宇宙中飘飘荡荡,中午仿佛还在莫斯科的桥上,现在却来到了千万里之外的中国,落座在神秘森严的皇城里。暖阁的玻璃闪着微光,飞檐和兽脊黑色的影子,在伊万看来,像是怪兽的长角。

门吱呀一声开了,有人拿着灯,以不熟练的发音喊他的名字:“伊万公子。”

他认得这是王耀身边的大宫女,她身形很高,薄唇抿着,多年严肃正直的神情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带着几丛银丝的乌发梳到头顶,挽成一个很紧的发髻。

“请伊万公子跟我来。”她作了“请”的手势。

伊万跟着她穿行在宫墙之间,宫灯照亮了熟悉的殿门,他发觉自己已经来到了王耀的寝宫。

“启禀陛下,伊万公子已经带来了。”

“好的,让他进来吧。”

伊万踏进了殿门,宫女留在门外,朱漆木门和宫女的面孔在伊万面前关上,他只能转身往里,向偌大寝殿中灯火通明的小小中心,灯烛辉辉烁烁,如同停着宝石般的火鸟。

他的小皇帝端端正正地坐在八仙桌前,灯火在他脸上映出金色和红色,见到伊万,他露出了微笑。他身上那种高高在上触不可及的东西随之远去了,变得甜美,真实和微小。

他笑起来的样子让伊万联想到宫廷宴会上的蜂蜜蛋糕,淋过糖浆,配上红莓后也是这样的金色和红色,但是他看起来更加的光润和甜美。

“耀。”他低声呼唤少年皇帝的名字,无声而轻捷地走向他。像小熊在靠近心爱的蜂蜜。

按照礼节伊万在他面前一步之处跪下,仰起脸望着他,等待他的注视和怜悯。

王耀却如飞鸟投林般抱住他,投进了他的怀里。

“万尼亚~”王耀抱住了他,脸在他颈边蹭了蹭,像是孩子抱着心爱的小熊玩具。

伊万的面皮有些发红,敏锐地察觉出帝王声音和气息的疲惫,他半跪起来,让王耀抱得更为舒适。

“累,很累。”王耀松开了手,让他起来坐好,自己搬着凳子凑了过来,“今天,两个,白胡子,很严厉。一个,绿眼睛,很凶。”

伊万不知道他今天会见了两位辅政大臣和亚瑟柯克兰,只是似懂非懂听着他孩子般的,逗乐的描述。

“绿眼睛。”王耀绞尽脑汁地寻找形容。他很想描述一下亚瑟柯克兰,但是苦于俄语词会的不多。

“这个,”他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眉毛,“别人,一条;他,三条。”

为了增强效果,王耀还用三根手指并齐,放在眼睛上,作出三条眉毛的效果,仰脸看着伊万。

他的表情和神态实在是太搞怪了,伊万不由得笑出了声。王耀也笑了起来,拍着桌面,前仰后合。

“别人,一条,”王耀伸出一根手指,一本正经地形容,“他,三条。”他又举起手指,贴到脸上做出三条眉毛的效果,又和伊万笑得前仰后合,笑的累了,干脆趴在桌面上不起来,脸枕着伊万的手臂。

“累,很累。”王耀的脸靠在伊万的手臂上,黑棋子般的双眼凝视着他,里面有烁烁火光,“我很累。”

“我爱你。”他仰起脸小声地说。

评论(6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