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十七】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或者点击文末tag“有匪君子(露中)”。

【十七】

春日的日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其他的树渐渐生出了芽苞,梅树却已在朱红宫墙前挂了一树粉花。

宫墙下的游廊上趴着一团毛茸茸的黄白猫,像一只圆滚滚的花生汤圆。王耀走上前去,胖猫站起身来,用头去蹭他的手。

王耀摸着小猫的绒毛,回想着刚刚出人意料的一幕。

“陛下固然有陛下自己的考量,可那天下的人千千万万,他们会怎么想呢?”

王耀施然起身,从书案后转了出来,扶住了又要下拜的裴老尚书。老尚书茶色的眼深陷在苍老的鼻梁两侧,看着如同一只悲唳的大鹰。

“天下人想过得好。”王耀扶着老尚书,望着他堪称悲恸的茶色的眼,神色淡然地说。

“百姓关心的并不是朕娶了谁,而是朕能不能让他们过得好,朕和皇后如能让天下昌平,他们自会称赞朕和皇后的仁德,无关乎皇后是否是异族。如果朕的太子治下严明,关心百姓,他们一样会拥戴他,称赞他英明神武,真乃圣君。”

“他既然作为皇帝受人爱戴,甚至连他的异族特征,也会一并得到颂扬:他高大健壮被称为英武,他棕发雪肤被称为俊美,连他异族风格的高鼻深目,甚至都会被称为英俊的范本。皇上是混血,开明仁爱,是万民的表率,连带民间的混血子嗣,都会沾这个皇上的光活得更好。”

“相反,若他是个暴君,是个离散天下骨肉,供其一人享乐的昏君,百姓就会恨他,连带仇恨所有异族。连朕的宗亲世代的异族血统也会被挖出来,被万民指责诟病。”

“这本与异族与否无关,君王无道,人们就反,拿什么理由反,都是为了反找的借口。不是异族,他们也有无数种理由能找出来。”

王耀扶裴老尚书回到座位,自己又转回书案之后。日光慢慢地爬升上来,照亮了他年轻的脸。他的侧颜上有半透明的光,像一个旭日初升的国度。

“百姓关心的是日子能否过的好,商人重利,读书人重科举与功名,有些大臣们关心百姓,有些大臣在百姓之外还关心自己的权位。”
王耀抚摸着桌上被太阳晒暖的黑虎镇纸,缓缓说了下去,“还有些人,他们关注礼法。”

“一些地方豪绅注重礼法,他们拿它维持自己在家里的权力。一些大臣注重礼法,他们拿它攻击政敌。礼法本是圣人用以教导万民,建立太平盛世的东西,却被人拿来争权夺利,互相攻讦,宛如拿朕祭天的礼服,扯破了做渔网捞鱼。”

“但是还有少部分人,他们注重礼法,是真正觉得那是圣人的道,他们要以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人关心的东西不一样。朕知道朕的大婚会引起异议,但朕的皇祖父与父皇都在成婚这件事上坚持了自己的所爱,朕也不会例外。爱上外族本无错,不违背圣人的教导,合情合理合法,父母双亲同意,未来子嗣也健壮,无非是触犯了某些想左右朕的婚姻的人的利益,有什么值得天下人诟病的呢。”

暖光照在书案上,王耀摊开手心,眉头微蹙,话锋一转:“您第一个反对朕的婚姻,但三朝以来,您在朕的皇祖父与父皇宣布婚姻时,都鼎力支持,想来并非注重门第联姻一辈,那您是为了什么反对朕的呢。”

“您反对朕,因为朕的伊万是异族,”
王耀轻敲桌角,继续推理下去,“您在兴修河道时,并不畏惧得罪当地豪绅或者改动风水,并非视礼法如命的守旧一辈。但您主持工部多年,对任何与异族相关的东西都抵触,所以问题,就出在这个异族上。”

“人有偏私之心,喜己族而恶异族,喜欢和自己一样的,惧怕和厌恶那不一样的,这并不奇怪,但也并不正确。

  人总是反感和仇恨他们所不了解的一切,但您主持工部多年,见过很多外洋器械,也是对外洋有了解的了。器械中有不少确实好用,但您每次都不愿意引进这些东西,经常因为此事和朕争执。明知道好用,却不愿意学习引进,朕一直都不知道您这是固执些什么。”

“朕这几日才摸着些门道,前几日白王子的船先来的,您和杨大人到皇姑姑那里去“劝”时,皇姑姑就说您的劝法很有意思,和别的大人都不一样。

杨大人说外族只能纳侍,当个玩艺儿养着,不能成婚,更不能成正夫。您却还瞪他。
您的意思是外族根本不能纳,不能和他们生子,无关是嫡是庶。还搬出了祖宗礼法来。”

“ 那时候朕就在想了,”王耀凝视着裴老尚书苍老的,却依稀看得出异族血统轮廓的面容,“朕前两年还见过罗刹的伊利亚大公,现在宫里又有了伊万,昨天还见了皇姑姑要纳的亚瑟王子,对西洋人什么样子心里也有点印象。
   朕越看您的脸,越觉得和他们似乎有些相似啊。”

阳光勾勒出这个须发皎白的老人的面容轮廓,依稀能看出西洋人血统带来的高鼻深目,以及浅茶色的眼珠。他生得高大,年轻时据说很白,从宝座上一眼扫下去就能看到,在人群中相当显眼。

听到自己压抑多年的秘密被人说破,此刻他颤抖着,凝视着座上的少年帝王,宛如遭受惊雷一击,脑中一片空白。

王耀看着他的脸色由发红转为发白,连本来因为苍老微有绛色的嘴唇也失去了血色。突然感到于心不忍。正准备起身安抚。裴老尚书却先一步扑到地上,不顾自己衰老的膝盖生生跪下了。

“臣……罪臣……”他颤抖着伏在地上,声音哽咽,几次试图开口,终却是语不成句。

七十来岁的古稀老臣,在十几岁的少年天子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好啦好啦,朕都知道了,不必担心。”

“罪臣不肖,乃异族之子也。”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