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十九】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或者点击文末tag“有匪君子(露中)”。

【十九】

黄白猫被太阳晒得暖融融的,手感很好,王耀摸了它几把,莫名地想起了伊万头发摸上去的感觉。

送走了终于止住眼泪的老尚书,王耀又格外赐了他一红漆食盒的各色点心,老尚书早年不易,想来少年时未曾多吃过这些,现在七十来岁能吃上,也算是全了这一辈子的遗憾。

他还有些散碎的奏折要批,今天得全批完,因为明天肯定会被雪片般的有关立后的折子淹没。

从皇祖父开始就要求大臣把最重要的事写在奏折的第一条,例行问安这些无关紧要的写在最后。所以王耀一般会大概读奏折的内容,把重要的和不重要的分类,先集中批示重要的。

近日奏折大多都是些琐事。有的大臣每次上奏折都要问安,他每次一看这个大臣就想往他脸上回复“朕很好,不必担心”。有的大臣在如今的奏折中还在絮絮叨叨地说去年的雨,一场雨提了百八十次,生怕皇上记不得,却也没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出来。

这些东西正批得头昏脑胀,一位专司电报的宫人又送来一封急件:亚瑟柯克兰今日胎象刚平复,就急着去寻春燕皇姑的另一位夫的麻烦,他还带着那个叫做琼斯的天乾表弟,据说能吃的很,一身是肉。皇姑姑正在竭力拦着他们,眼看着拦不住,希望王耀可以让普鲁士的白王子先来宫中暂住几日。

王耀允了,吩咐人立时去接那位信香味道独特的普鲁士王子进宫,以免闹出事端。心中却想着那个名中带“穷”却“浑身是肉”的琼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想到琼斯,他又记起那位琼斯公子的入关批文是他昨日批的,按理来说人现在还应该在香港府邸等着,香港府邸的信报也说人确实在乖乖等着,而且面容清秀,温和守礼,没听说特别能吃。就算昨日入关,今日也至多到达广东福建一带,不应该今天就能在京城里跟着柯克兰闹事。

宫中奇人颇多,有人身为中合却对信香很敏感,还有人甚至对气味都没什么察觉。听说普鲁士白王子的信香是蓝纹奶酪――一种据说闻上去像腐尸的奶酪,王耀事先从锦衣卫中寻找了几个天生对气味并不敏感的人预备护卫白王子。想起琼斯一事,于是又派了一批身手好的侍卫,要去将琼斯擒来,问明真相。

处理完这一桩事,午膳的时间终于到了,王耀用了饭,回宫午休时,大宫女呈上一封信,说是伊万公子留下的。

王耀看见飞燕新柳的印,拆开一看,见是皇姑姑的订货单子,放进绣袋里决定一会儿交给手下人预备,但是单子里还夹着一样东西,这一看让王耀大为光火。

那是吏部尚书和侍郎私通外洋,拐卖沿海人口的证据,底下还将调查过程一一写明。白纸黑字,皆是淋漓子民之血,王耀愈看愈怒,立刻喊了近卫前去拿人。

此事一出,他也无心午休了,除了名单上拐卖人口的官员,他还派人将刑部尚书找了来,天子殿上当庭审问,即刻下狱发落,并还要将相关涉事人员一并捉拿,严加处罚。

除此之外,他还立刻派锦衣卫往东南沿海去,按信中所言暗寻贩人贼船,将被拐人口找到带回,并且查清后面的黑手是谁。

这又是一场硬仗,白日王耀因怒火中烧而不觉得疲惫,高居龙椅,明审公堂,威仪八方。
但到了晚膳的时候,他终于停了下来,才恍然发觉自己喉咙干哑,这一下午竟连一口茶也没有喝。

他感到骨节僵硬得很,喉咙发痛,这一天说了太多的话,最开始他没有意识到喉咙在疼,人在愤怒时,这些细微的难受往往会被并入怒气,成为翻涌的怒火的一部分。

现在天色变黑,火退下去了,他被留在夜中,后知后觉地感到疲惫。

夜色总让他感到迫切地需要一点安慰,像是暗夜中的一艘船,急于找到一个可以停泊的港口。

宫人将菜肴摆在他面前时,大宫女领着伊万过来了。她还没有通报,王耀就似有感应般看去,果然在夜色溶溶的门外看到他的身影。

高大的身形,藏蓝色的衣袍,浅色的金发和雪净的肤色,每一点都让他疲惫干涸的心里生出泉水般的喜悦。他发现自己能识别伊万的到来,就像花树能识别春天,而以全部的热爱盛开。

“万尼亚。”他终于恢复了微笑的力气,向他挥着手,高高地扬起一个笑容。

伊万轻轻地跨过门槛,灵猫一般无声地走进来,王耀能感觉到他身上淡淡的兽类感的信香,那是他强悍,健康的天乾血脉的证明。

“不用,万尼亚。”见伊万还要下拜,王耀没来得及起身,赶紧抬手拦住,亲热地把他带到身旁的椅子上,“来坐啊。”

伊万露出了浅淡的,腼腆的笑容,是雪地里悄然开放的白色菟葵,他顺从地坐到王耀身边,有些缩手缩脚,似乎因为自己个子太高而有些局促。

王耀挪动自己的椅子靠近他,将手伸向他,揽住他的手臂,把脸贴在他手臂上,呼吸着他身上的香气,缓缓地闭上了眼。强悍的麝香调子的灵猫信香在夜间给了他安全感,他似乎不再对黑夜感到畏惧了。

伊万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他的手,无声地给他安慰和鼓励。他似乎感应到王耀的情绪,没有说什么话让他劳神,只是举动里默默地透出安慰的意思来。

过了一会儿,他从袍子的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举到王耀面前。

王耀感觉到他动了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一只奶棕的小毛绒熊,是用真的熊毛混合了羊毛做的,一身柔软洁净的毛,神态灵动,栩栩如生。

“给你的。”伊万柔声说,奶棕的小熊卧在他白皙的掌心,“是为了你。”

“是为了我?”王耀坐起身子,从他手里接过小熊,欣喜地感受它柔软的毛,端详着它精细的做工。

“它真好。”王耀对着烛光观赏小熊,看它黑色细石打磨成的眼睛,他观赏小熊的时候,伊万正凝视着他,美丽的紫色眼睛映了烛火的颜色。

“如果你喜欢……我还有很多!”伊万鼓起勇气像心上人解释,“我还有更多的,熊,更多……”

他做了很多这样精致的小东西。做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王耀,却从来没有奢望王耀会喜欢过,无论是这些东西,还是他。

“我喜欢它们。”王耀望着他,两弯琥珀色的眼睛里透着笑,“我也喜欢你。”

“万尼亚,有你在这里,真好。”

评论(4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