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嗜骨蝶

沉迷毛子无法自拔。
小毛子他可真好看。

朝燕预警。

@嗜骨蝶

配亚瑟篇,

大概是亚瑟有一次访问中国看到了红叶,结果那一天晚上梦里都是红叶,他知道燕燕就在红叶之间,却找不到,走着走着红叶突然幻化为漫天的火和血。

他想起来燕燕死了,

就哭了。

我家烤的饼子。
看上去很像死扛。
烤起来是真的简单。
这么简单的东西,
亚瑟每次都能烤出毒物的效果。
心疼他三十分钟。
@嗜骨蝶

私设,杰克先生。

理想状态是瘦削而苍白的,

鲜血般优雅的26岁绅士。

帽子上的装饰是为了哄还是个14岁孩子的园丁。

过两年园丁长大他们就结婚。

背景未画完的花是菟葵,冰雪里的花,

园丁小姑娘搞到的珍稀花种。

黑白的配色,优雅得像是披着斗篷的杰克先生。

今天在咖啡馆写作业外加画画(摸鱼),就在我摸这张万龙的时候,旁边的阿姨对她家二年级小姑娘说“那个阿姨在画画,画的好好,你去看看。”

突然给祖国的花朵普及万龙是什么体验。

特别是还是这种画崩的万哥拿着餐刀逼近安在他俩家里的摄像头龙宝一脸懵的场面。

今天也在偷窥万龙家日常而被万哥威胁,真是好开心啊。

@嗜骨蝶

耀耀杀死姐姐的一幕。
他看上去快哭了,又像是为民除害。
燕燕的泪痕很安静,晕开了妆的红色流下来。酒杯掉落,酒液像血。
不同颜色的花朵和背景。
燕燕是壮丽的金和鲜血的红。
耀耀是紫调的粉色和金色,温柔的九五至尊。
背后的花朵由绯红转为血红。
意味着他的恨逐渐长大到有了杀意。
他开始和姐姐一样做,
但没有姐姐做得好。
身后宫阙适应他们衣服颜色,
水火注定不容。
金边的黑色牡丹华贵地盛开,
颜色像一场盛大的死亡。

@嗜骨蝶
一张用于试表情的稿子。
耀耀是持剑的一方,他看上去却像有很大的痛苦,很委屈的样子。
燕燕有点不敢相信,有些悲哀又似乎释然了什么。

草稿中的草稿。

背景御花园。

黑牡丹在二人身后。

燕燕手中的酒杯掉落。

@嗜骨蝶

目前的女装露露。
这一版还不是很满意,回头我想改改。

@嗜骨蝶
我亲闺女女装露露――也可视为安雅,
和体型庞大的俄罗斯猫猫露喵。
雪地行军。

@嗜骨蝶

普爷气的拿刀扎肉的正经图。

从图中可以看到肉很新鲜。普爷很气。

左边是牛肉,右边是羊肉,地上还有肠子肚子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