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十二】

注:本章主要是讲皇姑姑和剧情,为后面布局做准备,露中成分有限预警。
皇姑姑享齐人之福,一下子娶两个,刺激。
作者考试并且准备下一章耀耀英语怼亚瑟。
近日更的慢,很抱歉。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



伊万牵着小熊,正在往熊舍里走,却撞上了丛林间跃动的一抹宝蓝色。

他的手里眼见着多了一样东西,是一封信。

宝蓝色雪银仙鹤纹袍服的女子站在他面前。衣服的背后,被伊万误认为波涛中的巨鲸的,是象征南海公主身份的海鲲。

她的发型很是利落,但是今日似是装扮过,步摇,珠雀一应俱全,甚至头上还配了一朵雪色的绢制牡丹。

南海公主王春燕正站在伊万面前。她指了指信,又指了指宫廷的方向,说“耀”。看到伊万大概明白了这封信是要给耀的。她不再逗留,飞快地跃上树枝离开了,不给伊万任何近身的机会。

为了今天带亚瑟从正门入宫,她可是在镜子面前忍了一个多时辰,才化好今天的妆,又配好装束和发饰。繁复的宫妆化一次已经让她处在要崩溃的边缘了。她可不想这时候再和这个罗刹小熊过上两招,毁掉这辛辛苦苦大半天的成果。

她上午通报进宫的时候,王耀正在和大臣议事,让她带着亚瑟先行入宫等候。想来这一天要忙得很。但是普鲁士白王子的船已经到了天津港,毕竟怀着她的骨肉,已经六个月了,她得去接船才是。

亚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要闹,不肯善罢甘休。然而木已成舟,这种时候留他在宫里和王耀谈谈倒是好的。毕竟是自己的平夫,自己得宠着,就让皇侄王耀去唱这个黑脸好了。

王耀对这个南海一带海盗出身的皇姑父也是很有意见,早在几日前就招了英语甚好的族弟族妹王粤和王苏进宫,苦练英语,为的就是这个时候。

但是以亚瑟的性子,肯定不能甘心,见了皇帝后心气难平,正是需要人顺毛的时候。所以得快去快回,免生事端。

给皇侄耀耀留下的信里,既有南海贸易的葡萄干与地毯的订单,又有参吏部尚书与户部尚书徇私枉法,参与往亚美利加拐卖人口一案的折子。甚至还有伊万的毛毡小动物作为本子周边反响极好,建议让他主持开办毛毡小动物工厂的提案。

皇姑姑作为华夏帝国最强大并且最有权势的女天乾,今天要操心的事情也是一如既往地多。担心王耀近日事物繁忙,和亚瑟谈完就忘了单子和折子的事,她特意提前出来,把这些夹在信里交给小熊,王耀忙完一天,和他的罗刹小熊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应该就能看到了。

皇姑姑走在宫内的屋脊上,像猫一样身形轻捷,她既然按照正法进宫面圣,就得回到殿里候着,按公主的礼节,等待帝王的接见。

王耀睡了不到两刻钟,就爬了起来。他记得皇姑姑上午来了,还带着要纳作皇夫的柯克兰。

柯克兰是不列颠的三王子,因在家中与兄弟不和,就带着自己名下的舰队远避南洋,做起了官方海盗的生意。长期令来往的华夏商船和在菲律宾那里开辟航线的西班牙安东尼奥王子头痛。

但是这样一个纵横四海的海盗王子,也终于在华夏南海碰上了硬钉子。南海是南海公主王春燕的地界,她也是有皇家背景,黑白两道通吃之人,又占据本土的优势,身为天乾,在敏捷和耐力上也要比中合之身的亚瑟有优势一些。难怪亚瑟·柯克兰曾经多次试图劫掠来往商船,却少有能在她手下讨到好处的时候。

皇姑姑是十分开明的人,她支持并且保护正常的贸易,修建港口,维护航线。但是如果亚瑟柯克兰用了海盗的法子,她不介意将南海公主的龙旗换成涛中飞燕的私旗,玩一出黑吃黑,把亚瑟抢了的东西再抢回来。

在王耀印象中,皇姑姑和亚瑟柯克兰一直在南海上打,彼此每次说起来都恨得牙痒痒。打着打着,他们却在一起了,这倒是有意思的。

纵横南海的统共就那么几个大佬,每个月都要磕磕绊绊打那么几架,年轻的王耀还不懂这种因为每次在海上见到的都是你,所以无数次相杀后还是看对了眼的感情。

曾背井离乡飘洋四海,百般寂寞,海天相接却看见你的船来。

伊万正在自己的木屋里拿削的木针戳毛毡小动物,皇姑姑在外殿正襟危坐等着传唤,王耀正让宫人束着发,并且派人传了几日前就来到宫中的族弟王粤与族妹王苏,打算在会面前最后练习练习英文口语。

今天的紫禁城,日光照在屋瓦上,也是一样的太平。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