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十四)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

【十四】

伊万陪王耀用完了饭,王耀坐在他怀里批着奏折。边批边吃夜里的点心,自己吃着,也时而喂给伊万。

伊万嗅到他发间的香气,香气来自几丛黑发之间露出的一小块白皙的皮肤,是昨夜的龙涎香,百果百花齐放,华彩辉煌的天国之香。

他像是森林中被妖精迷惑的熊般,忍不住低头轻嗅了一下,但很快又想起了自己的僭越,连忙将收回鼻尖,脸转了过去。

“到结婚后嘛。”王耀抬手到侧边,拍了拍他的脸颊,“春天,还是夏天?”

“?”伊万本就发红的脸颊又碰上了王耀温暖的掌心,于是变得更红了。

“结婚,在春天,还是夏天?”

“都可以。”伊万很快反应过来王耀是在谈和他的婚事,“你喜欢哪个?”

“那就春天。”王耀在一张洒金笺上随意地写下一个日子,用朱笔画了个圈,压在镇纸下。

“夏天,热。”王耀试图跟他解释选择日期的不同,“结婚,衣服,两个。”他用手将自己和伊万身上的衣服捏在一起,“结婚,衣服,这,两个,热。”他试图形容衣服的厚,却发现自己根本不会说厚。

“春天,好。”王耀再次和他解释,“没有,热。”伊万点点头,王耀虽看不见,感到背后些微的颤动,也知是他明白了。

他再一次深深地为自己的罗刹语水平感到头疼。深深叹了口气,决定等到忙完这两天,一定好好地学罗刹语。伊万不知道他为什么而叹气,以为他是累了,从侧面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安慰他。

“燕。”他往伊万嘴里塞了一口紫薯酥,他们两人正在一人一口地分吃这枚酥皮点心,伊万咬了一口,他又拿回来,把最后一口塞到自己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的爸爸的姐妹。知道吧?”

“是的。”伊万回答他。他又继续往下说。

“她,结婚,和,绿眼睛。”王耀又拿了一张花笺,在上面左右各画了三道直线,来形容亚瑟的眉毛。还拿到伊万面前强调了一下。

“还有,”他又在这张纸上画了一只白兔,点了朱砂红的眼睛,“这个,一个男人,白头发,红眼睛。”

“她和两个人结婚?”伊万问。

“对。”

他抱着王耀的手不由得收紧了。王耀能感到他不安地挪动了一下,并且尽量在克制着什么。

“在华夏。”王耀安慰地握住他揽着自己腰的手,“国王,公主,有钱人,可以结婚,和很多人。”

“但是,我,和你。”

“我们,只有我和你。”

“我,不要,其他人。”

评论(3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