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

糖和刀片皆可食用,心硬。

有匪君子(露中)【六】


【以下避雷】

①沙苏露不同体预警,但是只有露露和耀耀谈恋爱,单纯为增加熊的人数和剧情需要才写三只的。

②古风ABO预警,生子预警。
 
天乾即Alpha,地坤即Omega。信香是信息素,成结是永久标记。
(前仨词是古风文里找的,最后一个是ABO常用名词)
中合是Beta,衔颈是咬腺体暂时标记,春信是发情期,春宵是生物学上的结合。

③大规模私设预警。人物性格崩坏预警。

前文请搜tag“阿玉的文”

本章有亲亲,注意。

【六】

伊万心不在焉地抛着手中回鞘的匕首,向岛另一端的码头走去。

他是个异族,听不懂其他宫人说话,其他宫人也不懂他的话,久而久之,自然被孤立,一个人住到了较远的岛上,和他的小熊住在一起。

他本来是要去无人岛上再拿一些熊的饲料的,却看到层林间的那个身影。

白缎为衣,明黄为领,那人的轮廓,在他的心中是闪着微光的。

听说每个人都能从千万人中一眼认出自己的心上人,旁人心事重重行色匆匆,唯有他在千万人中闪着微光,一眼可见,自此万年。

那人独自撑着船。似是有些没精神,船桨散散地拍打着水面,但是看得出他在往伊万的那个岛划来。伊万没来由地有些紧张,莫名地担心起了自己的外表。趁着丛树还能藏住自己的身形,他将匕首插进了大衣的口袋,搓搓手上的灰,低下头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纵然躲在层林之间整理了仪容,水对岸的少年也最终没有等来他的心上人。

一声尖叫伴随着落水的声响,伊万的心也仿佛突然坠入深海。

他再顾不上别的,甩下大衣冲到水边,一头扎进寒冷彻骨的水里,向着心上之人下沉的方向游去。

小熊喜欢游水,伊万也常陪它在水里玩,在湖里游水,闭气不成问题。

但是当看到水中那人苍白的脸和惊惶的眼时,心里尖锐的疼痛让他差点无法屏气。

雪衣广袖,明黄圆领,像一朵白色的芙蓉花在水里绽开,一朵白色的,濒死的芙蓉花。他心里剧痛,不敢再想下去。

他抓住了王耀,带着他跃出水面。王耀意识尚不清醒,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听到心上人活着,伊万眼眶一红,似被寒风吹过,要落下泪来。

水寒刺骨,他一只手揽着王耀,一只手划着水,向岸边游去。岛另一端的侍卫和船工听到尖叫急忙赶来,却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外族,浑身连带发梢都在滴水,抱着他们皇上,一步步地从水里爬上来。

外族高高大大,一双紫色的眼睛像冰,紧紧地抱着他们皇上,像是带着他刚从地狱里爬回来。

他们急忙坐船赶回了宫里。皇上落水,船工把船划得都要飞起来了。外族浑身滴水,又吹着寒风,却一直死死抱着少年天子不肯放手,侍卫们只好把自己的外衣脱给他们,披在他俩身上。

王耀刚落水受了寒,又着了湖上的冷风,持续多日的低热开始转为高热,靠在伊万怀里瑟瑟发抖。伊万只能用身子护住他,用背脊为他挡风,同时默默祈祷这船快一点到。

天地间都是凛冽的寒风,向他俩刮来,如同千万利刀生生割肉,他紧紧抱着王耀,刚刚落水又发高热而命悬一线的王耀,这人世唯一的温暖,现在甚至烧得有些烫手的温暖。

失去王耀会是什么后果,伊万一点也不敢去想。

王耀缓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宫里了,春天落水受寒,他由低热转成了高热,肺里也呛了水。难受得不行。

他对他是怎么回来的只有模糊的印象。他知道是伊万救了他,一路抱着他回来,不肯假手于人。

当时他意识不轻,但是强撑着不肯昏厥。他记得宫人吵吵嚷嚷,有人高喊“宣太医!皇上落水了!”他记得他被放到榻上,唯一被允许住在帝宫内的,知道他秘密的太医匆匆赶来,宫人的吵吵嚷嚷中,他终于可以放心地昏了过去。

伊万呢。

他仔细回忆着脑海里的画面。

太医赶来,宫人吵吵嚷嚷,好像从那时起伊万的身影就淡去了。

伊万呢?

王耀想着,终于醒了过来。

天色已晚,帷帐已经放下了,他侧身以手臂撑起身体,烛火摇曳,屋子里是清苦的药味,近身侍候的只有那两个知道他秘密的,三十岁的宫人。

“伊万呢?”他问,声音有些沙哑,大概是呛了水的缘故。

掌灯的两个宫人不解地转过身来,王耀想起她们不认识伊万,换了个说法:“送朕回来的那个罗刹侍卫呢?”

“回陛下话,他见陛下没醒,就不肯走,在外面候着呢。”

“传他进来。”王耀依然坐在床帐里,伸手取了架子上的外衣披上。

宫人一左一右启门,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门边,白日的阴云散去,一身朗月披在他身上,像立了一身的雪。

他新换了身衣服,是侍卫的蓝色袍服。靛蓝色配上他雪一般的肌肤,有一种独特的,西洋与中华混合的美。

王耀望着他月神一般施施然走来,竟有些痴了。

他似乎还记得宫里的规矩,走到王耀床边,记起自己不得比帝王高,就跪下了。王耀这才看清他的神情。

似是含泪,又似是欣喜。灯烛下他眼圈红了似是要哭,但旋即又微笑了。

他不能说话,宫里没人听得懂。但任何一个人都能读出他泪中含笑的深情。王耀还活着,这比世上的一切于他都好。

王耀被这深情蛊惑,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脸和头发,告诉他他为之幸福的不是泡影。

那感觉如同将手伸进寒风,一丝丝的寒气立马沿着指节蔓了上来。王耀恍然想起那句“他见陛下没醒,就不肯走,在外面候着”,宫人一句“候着”,他不知已在外面立了多久了。人仿佛都成了罗刹的冰雕,触手一片极寒。

王耀急忙又去摸他的手,那手也如冰雕的一般。冷如白玉,指节都冻红了。他自知他的手冷,缩回手去藏了起来,不让病着的王耀再摸。

王耀又急又心疼,探身去抓他的手,险些从床上掉下来,半个人挂在他身上。

伊万连忙伸手将他扶住,探手是一片温暖,温香软玉,他俩的动作僵住,似被蛊惑。

王耀先反应过来,坐回坐好,耳后却有血烧了起来,伊万也连忙将手收了回去,规规矩矩跪好,害羞得垂下眼不敢再看,若他是只熊,此时怕是将耳朵都藏了起来。

王耀却叹了一声,翻身坐在床缘,将一只手盖在了他的颅顶,顺着摸了几把。那手在昏黄的灯火映照下,透出美玉一样的润泽。

伊万的衣服显然是新换过的,他救了天子一命,宫人也不敢轻慢了他,拿了侍卫的衣服给他换上,靛蓝的侍卫袍服,他穿有些嫌小,冬日加棉,鼓鼓囊囊,像是一只熊坐在地上。

昏昏沉沉之中,看见侍卫服装的蓝色,他记起来,宫人扶他喝药时,似是有人说,太医吩咐了,要给外面的异族公子也来碗姜汤。

他昏过去时,还未到吃中饭的时间,现在却已入夜。伊万到底在外面等了多久?

他牵了牵伊万的衣袖。让他从地上起来,坐在床边,又唤来宫人,让她们将今日发生的一切细细言明。

“他到底在朕的殿前等了多久?他救了朕一命,你们为什么放任他冻成这个样子?”

两个小宫女立刻跪地求饶,还是掌事的大宫女出来,说这异族公子原先是不肯走的,连湿衣服也不肯换,语言不通,力气又颇大,有人怕他冻坏了,来带他去偏殿,他也不肯,只是指着正殿内,喊着“耀”,声音凄厉。

人们奈何不了他。他就守在殿前。直到太医出来,太医看了他一眼,探手捏了他的脉,让人们给他备上热水准备汤沐,自己比比划划和他解释了半天。

太医应对过异族的病人,很有经验。指了指殿内帝王,又点点头,作出睡觉的手势,又指了指他,指了指偏殿,扯了扯他的湿衣服。连比带画,连推带搡,反复给他比了多次,帝王没事,在睡觉,甚至把边门打开让他敲了敲,远远望见王耀还在呼吸。他才放弃了反抗,被太医拖着去了偏殿。

沐浴更衣之后,又喝了太医端来的两碗药,宫人一个不查,他自己却又回去了,依然在王耀的殿门口徘徊不去。见他一片忠心,人们也不再赶他。让他在殿门口等着通传。夜久了,人们送了两回姜汤给他,但是等的太久,身上寒气不去,还是冰冷的。

知道了情况,王耀抬手吩咐宫人下去,念她们今日侍候,还未用晚饭,让她们奉旨先去御膳房,命御膳房再为她们准备一餐夜宵。另叫御膳房再备些吃的,伊万也未用饭,待她们吃完,一并带来就好。

他贵为天子,病了有人照料,喂药时拿了清淡的鱼肉粥,一勺一勺地喂给他。皇上就是神智不醒也不会饿到,但是侍候他的人,和在外面等他的人,都没有用饭。

天子心善,放了别人用饭,却私心将伊万留下。

伊万就坐在床边,这次躲不了了,他心疼地牵起伊万的手,摩挲他的指尖骨节,手在寒风里冻久,一到温热的室内,整个都会红肿起来,烫痛的很。

“你说说你怎么对朕这么好呢。”他手上施力,试图将关节的寒气化开。

伊万不解,仍是温柔地看着他,紫色眼睛像是水润的美玉。不知是害羞,还是信香的影响,呼吸间他白皙的皮肤漫上了粉色。

“你有虎牙。”王耀注意到伊万唇边白玉般的牙尖,“果然是个天乾。”

“天乾好啊……”他又叹了口气,终是没有再说下去。反正伊万也听不懂的。

王耀细细地按摩着伊万的手,长久不言。最终似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仰起脸看着他。

“你对朕这么好。”

伊万的睫毛在暖融融的火光里闪着星点的细光,他白皙的脸上是任何人都能读懂的,最温柔的神情。

“那就你罢。”

他伸出手,揽住伊万的颈,吻了下去。

评论(27)

热度(78)